1.怀疑是肾出现了问题

作品:《从今若许长相守

刚入秋,天气转凉,初秋的风瑟瑟,拂来一阵凉意,郁芊蔚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抖了个哆嗦,放下手头的书,起身走到阳台边准备关窗,刚把窗户合上,就看见宿友毛小吹站在宿舍楼下,正对着她这个方向笑得一脸灿烂,看见她后,伸手指了指脚边一个巨大的箱子,芊蔚茫然的眨眨眼(从今若许长相守1章)。请大家搜索(品“擦汗!不然等会儿风一吹你又该着凉了。”小吹递上一张纸巾。

蔚接过纸巾,老老实实的往自己的脸上抹汗,一向苍白的脸色因扛箱爬楼这项运动而有了一丝血色,像极白茫雪天中窥见的一束红樱。

“你家里够牛,寄给你的快递一次比一次大,一箱比一箱重!”小吹边端详着面前的箱子边按揉着胳膊,“这次又是什么?”

“补品。”芊蔚看着快递单上有些模糊的两个字,喃喃念道,随即,她眸光一淡,拿着美工刀在箱子上一划,打开。

箱子刚开封,就听见门边有人兴奋一叫,“补品!是不是见者有份!”

芊蔚的另外两个宿友回来了,苏梅亚一见箱子,两眼放光,扑上来随手抓起一样东西,待看定是什么后,又是一阵大叫:“阿胶!”

练完健美操回来的秦尔拿起搭在床边的毛巾,闻声瞥了一眼,淡淡哼道:“你家出手真阔气。”

芊蔚垂着眼眸,唇角微抿,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又被苍白覆了层色。

“补气养血,滋润养颜,适用于经期不调的女性,秦尔,你最近姨妈不准,这适合你!”苏梅亚扬扬手中的阿胶,笑道。

秦尔白她一眼,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径直走向洗手间。

苏梅亚撇撇嘴,一旁的毛小吹趁机夺过她手中的阿胶,护在胸前,“经过咱家郁姑娘的同意了吗,随便乱拿。”

“小吹同学,你就不怕wo袭你的胸……”苏梅亚笑得贼兮兮。

[page]

芊蔚看着她们小打小闹,不禁失笑,眉角是一线平和的弧,她温声道:“这些你们拿去分了吧,wo一个人也吃不完。”

她话一出,眼巴巴瞅着一箱子补品的俩人对她投来感激的目光,然后迅速对箱子里的东西进行瓜分掠夺,“玫瑰,养颜活血,这个好!”

“呀!黑芝麻,补肾佳品!小吹小吹,给wo留点,wo这两天掉头发掉的特别厉害,wo怀疑是肾出现了问题!”

“你就吹吧你,明明就是这两天熬夜看视频了。”

“……”

芊蔚默默地退回桌子边,继续温习她的企业管理学概论,她规划好时间,打算在晚餐前把这一章节阅读完,她边读边划重点记笔记,本子上满满的都是她工整秀气的字迹。

现在是黄昏,傍晚绯红的云霞透过玻璃窗流落在芊蔚的眼角,滑入那双清和温敛的眼中。红霞的绯光淡淡,却足以将那张清秀小脸上透出的苍白无力映照得无处遁形。

身后的宿友正愉悦的瓜分着那些本该寄给她的东西,前两天五叔给她打电话,说爷爷给她准备了一箱补品,正打算给她寄过去,她说不用了,可是没两天,这箱东西就到了。

她的爷爷是个很专横的人,或许是做惯了叱咤风云的商场枭雄,他总是喜欢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别人身上,也总是将她不喜欢的东西塞到她的手中,比如,这箱补品,再比如,这所学校,这个专业。

芊蔚看着放在一旁的学生证,光影变化中,那上头的字迹异常清晰——k大管理系工管2班。

时光辗转,积淀了许多人事物,在记忆中碾磨成模糊的影像,可尽管如此,她仍然记得,那时,她报的是传媒大学的新闻系。

本书来自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