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2章

作品:《龙飞丹田

龙飞被女人给带了回去。

这女人名叫徐半夏,很好听的名字,让龙飞感觉到有几分诗意。

不过现在的龙飞已经过了那个因为一个名字而感慨的年纪,淡淡的跟着徐半夏来到徐半夏的家里。

“你在这里等着,等wo将一切收拾好,wo送你会审司,到时候你是不是叛徒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徐半夏说道。

她对于龙飞到底是不是叛徒有点执念,不相信龙飞是无辜的。毕竟,她在这里生存了无数岁月,从来就没有见过龙飞这样的装扮。种种一切都表明龙飞现在很不寻常。

“半夏姑娘,坦白来说wo之前的话并没有骗你。wo真的是救世主。”龙飞说道。

说实话,现在龙飞心中也是很无奈。任务还没有开始,却已经被当成是叛徒,这对他来说是一种侮辱。

他龙飞何许人也,竟也有一天会被当做是叛徒。

“你闭嘴,你要是救世主,wo就是的天启之主。”徐半夏没好气的说道,对于龙飞的话根本就不相信。

龙飞:……

“天启之主又是什么?”龙飞问道。

他现在神经很敏感,任何和天启扯上关系的,他心中都会极为在意。

“你就是一个凡人,连战士都算不上,你问这些有什么用。”徐半夏根本就不回复龙飞。在她眼中,现在龙飞就是一个最寻常不过的人,根本就不会在意。

龙飞无奈,这是又被无视了。

“跟wo说说这个世界吧。”龙飞说道。

这是最为重要的。

现在系统在这个世界之中好像都不灵光,除了进来这里之前发布了一条任务,现在跟龙飞已经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就算是对于龙飞的问题也是一概不理,根本不理会龙飞的询问。

简单来说,系统失联了。

“还说你不是叛徒,你竟然连这是一个什么世界都不知道。”徐半夏顿时紧张起来,语气之中都带着无限的激动,仿佛现在抓住了龙飞,就已经立下了大功。

龙飞表情一顿,大意了!

不过很快,龙飞就稳定下来,要是碰上老油条,现在或许想要解决危机有点难。不过现在对上徐半夏,龙飞心中却没有那么紧张。

说白了,徐半夏就是一个丫头片子,对龙飞威胁不大。

虽然不弱,但是见地和心机,怎么跟他这样一个纵横过诸天的大推手比。

“你见过会对这世界一无所知的叛徒吗?wo跟你说了,wo是救世主,但是wo降临在这世界需要付出一点代价,那就是记忆消失。wo需要一步步找回wo的记忆,找回wo的力量,这样wo才有拯救这个世界的手段。”龙飞说道。

不紧不慢,有条斯理。

徐半夏脸上表情一愣,皱着眉,一副龙飞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你也不能放弃嫌疑,wo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故意伪装的。”徐半夏说道。

“你要相信wo,你见过坏人长wo这么好看的吗?”龙飞说道。

徐半夏表情有些意外,似龙飞这样,脸皮厚的让她感觉到无比意外。

“坏人会在脑门上写着自己是坏人吗?”她问道。

“当然,坏人未必会告诉你自己是坏人。但坏人是不会跟你讲道理的,像wo这样,愿意沉下心思,静静跟你讲道理,不就已经是说明一切了吗?”龙飞说道。

[page]   她已经看出来,徐半夏的人生阅历很少,放到当年地球上,这就是妥妥的一枚傻白甜。

果然,见到龙飞这么说,徐半夏果然沉默下来,而后说道:“你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紧紧凭借一句话你别想说服wo,wo是不会轻易相信你的。”徐半夏说道。

龙飞轻笑。

当徐半夏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果。

她逃不脱龙飞的掌控。

“wo会让你相信wo的。不过现在,你还是跟wo说说这个世界。”龙飞说道。

记忆消失大法,可谓是诸天大行之道,不管是电视剧还是小说中都会出现这样的桥段,这时候拿来动用最合适不过。

而恰好徐半夏又不是很聪明的样子,对于龙飞的话并没有怀疑太多。

几句话之间,龙飞就得到了一个自己想要的答案。

这世界,名为大同。

天地大同,人人如龙。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一个核心价值。

刚听到这个观点的时候,龙飞都是一愣,一时之间仿佛自己回到先秦,回到文明之始。

那个时代,也有人提出这样的观点。只是终究这只是一个概念,想要实现太难了。

“难不成,是先秦诸子曾观想天地,和这一方世界有了什么牵连,所以明悟了,才有了天下大同的思维?”龙飞心中想到。

这让龙飞极为震惊,不过这并不是重点。

因为这世界在徐半夏的口中已经真正做到了这一点。

这个世界,真的已经做到了大同。

这里没有阶层,也没有所谓的层次差距,不存在贫富差距,也没有王朝统治。

不过当然,这里有一个神祇。

那是他们共同的信仰。

还有就是会审司,也不是什么位高权重之人。更大程度上相当于是一个宗祠。

只以德行论资历。

这对龙飞触动很大,内心之中久久不能平静。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龙飞甚至不敢相信真的存在这样的世界。

可是很快,龙飞就摇摇头。

这样的世界看似美好,但大概不过是一种表象。没有人统治,也就代表着人人统治,这不太现实。

或者说,现在的大同也只是一个阶段,否则,连那一尊神都不需要存在。

而这个世界的话语权,也必然掌控在一些人的手中。

好比如说……距离神最近的人。

想明白这一点,龙飞对这世界已经有点了解。

简单来说,如徐半夏这种人,拥有的只是一种简单的幸福。毕竟,无知也是一种幸福。

不过龙飞还是没有说出来。有时候真相往往最刺痛人心,这姑娘虽然不太灵光,但对他没有什么恶意,龙飞也不想破坏她心中的美好。

“不要说这些了,不过wo现在记忆还没有恢复过来,wo觉得你现在将wo送去会审,他们一定会跟你现在一样,认为wo是叛徒。既然你说这是大同,wo觉得你应该给wo同等待遇,至少要让wo恢复了记忆后再说吧。”龙飞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