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应对威胁的方法

作品:《带着医院回80年

外国医生离场后,大学生们也纷纷离场。

看着刚刚还高朋满座,现在却冷冷清清的会场,陈夏心里还是挺窝火的。

被人逼着做他不愿做的事情,而且人家的态度是高高在上,非常傲慢的样子,陈夏这位公子哥儿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就在他懊恼不己的时候,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陈夏抬起头来,只见吴猛超教授、克里斯蒂·布兹教授、拉塞尔·克莱得教授、李知柏院长、赵小英院长、叶世荣、谢立平、高力、潘明铭、林子建、陈秋都站在他身前。

克里斯蒂率先开口说道:

“陈,你没有骗wo们,你们公司的确发明了神奇的抗排斥药物,不管马里特承不承认,或者国际器官移植协会认不认可,至少wo是认可的。”

拉塞尔·克莱得更有社会经验一点,若有所思地说道:

“今天马里特的表现不正常,据wo所知,他跟强森公司的关系非常密切,而强森公司是目前器官移植手术器械的最大供应商,wo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交易。”

“强森制药?”

陈夏听到这家医药公司还是满脑子问号:“这管强森公司什么事?”

拉塞尔·克莱得耸耸肩:“谁知道呢?”

玩人心,而阴谋,华国人肯定是祖宗,李知柏院长突然开口道:

“会不会这个专利其实是强森公司想要?到时他们公司能提供全套器械,又有密切合作的医生,手里还有抗排斥药物的专利,补上了这块短板,这就是全产业链发展,要知道器官移植预计是一个每年达到上百亿美元的巨大医疗市场。”

大家一听李知柏的分析,越想越有道理。

从犯罪学角度来讲,谁受益最大,谁就可能是犯罪分子。

马里特的背后金主是强森制药,而强森制药又从事器官移植相关的产业,完全有作案动机。

李知柏院长继续说道:“财帛动人心呀,有些人或许不想南瓜藤发展太过顺利吧。”

陈夏想了一想,决定回头就让辉瑞公司去查一查,某些事情只要做了,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现在最重要的是wo们接下来怎么办?如果没有国际器官移植协会的支持,wo们肯定没办法在欧美等主流国家开展相关手术,这些药品就没办法推广。”

吴猛超教授突然说道:“小陈,几位教授,如果国外推广不了,咱们可以学习《游击战》,来个农村包围城市嘛。”

“农村包围城市?”

这个建议,别说霉国佬听不懂,连陈夏他们这些人也听不懂,这又不是打游击战,难道要去农村开展器官移植手术?

陈秋看到大哥那一脸懵逼,轻轻踢了他一脚:“听教授说下去。”

吴猛超看到了这对兄妹的小动作,乐呵呵说道:

“wo们打个比方,欧美国家是城市,wo们华国和香江地区是农村。城市被他们占领了咱们进不去,但农村还是wo们的地盘,对不对?wo们在自己的地盘上想干些什么,他们也管不着吧?”

大家越听越糊涂……

只有陈秋的眼睛亮了起来,想到了什么。

陈夏的眼神还是涣散的,没领悟。

[page]

“小陈院长,器官移植推广有两个制约点,一个是器官来源,一个术后排斥反应对不对?”

几个华国人和外国人都点点头……

“第一,wo们华国人口众多,器官来源不成问题(八十年代为啥不成问题,大家自己思考,不要说出来,免得和谐),这样wo们就解决了第一个难题。

第二,现在南瓜藤公司已经发明了这么多抗排斥药物,能很好解决术后排斥和感染问题,解决掉这只最大的拦路虎,那wo们还有什么困难?

wo们华国有病人、有器官来源,有抗排斥药物,还有能做这个手术的医生,为什么wo们一定要去欧美等国家发展?难道wo们华国和香江不可能自己开展器官移植术吗?

到时,等wo们的技术成熟了,器官移植的成功率稳居全世界第一,那些欧美国家的病人又不傻,肯定会跑到wo们华国来,到时世界器官移植中心就在华国,这是好事呀。”

陈夏一听,瞬间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简直就是醍醐灌顶啊。

对啊,既然这些抗排斥药物暂进进不了欧美国家,那他完全可以自己在华国和香江发展呀。

人家病人看的是什么?看得是疗效!

到时华国的医院器官移植成功率世界第一,病人存活年限世界第一,手术量世界第一,医生技术水平世界第一。

wotm什么都世界第一了,还鸟你个什么国际器官移植协会?

双方可以打擂台呀,可以天天在欧美媒体上炒作呀,人家欧美病人又不傻,有对比就会知道谁更优秀,谁更靠谱,肯定往华国跑嘛。

到时是谁求谁?

这么好的药品不能进入欧美国家,是谁的损失?

陈夏只是少赚点钱,而这些国家的病人却有多少人因为得不到有效治疗而死亡。

到时陈夏再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公布出去,那些病人和家属还不活撕了马里特?国际器官移植协会的名誉也将彻底扫地。

一想到这些,陈夏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

“嗨,老吴,你真是难得一见的明白人呀,你这个主意好,wo们马上就可以筹备啊。”

陈秋一听不乐意了:“陈老二,注意点,什么老吴,没大没小的。”

陈夏一听缩了缩脖子,这个从小聪明认真的妹妹,真是他的克星呀。

大家闻言,都哈哈大笑起来。

陈夏这时候说道:“可是现在有一个问题,wo们国家的器官移植方面的工作刚刚起步,手术医生还没有培养起来,怎么办?”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现场两位白人医生。

人家就是已经从事多年的器官移植手术,有着丰富的理论经验和手术技术,这点是华国医生比不了的,哪怕吴教授也不行。

克里斯蒂·布兹和拉塞尔·克莱得两人互相看了一下,坚定地点了点头。

他们来华国,就是为了抗排斥药物来的,为的是“技术”而来,至于什么专利之争,权力相斗他俩没兴趣。

“好吧,wo想wo们可能要在华国工作一段时间了。”

大家又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