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你认识wo吗?

作品:《陛下,奇观误国啊!

【来不及查错别字了,先发出来】

———————

当克雷尔的话音落下,斯坦恩公爵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在大半年以前,来自于伊达尔公国的亨利克男爵在巴塞尔王国南部遇刺。

以此为导火索,伊达尔中央情报局的特工们在三更半夜杀入了自己的城堡,并且将自己的从床上揪了下来。(详见第346章)

那才只是一个男爵啊!

说的好听点儿是一个贵族,但若是说的直接一点儿,当时遇刺的亨利克男爵只是一个对于伊达尔公国来说可有可无的边缘人物。

可就算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边缘人物,却也让斯坦恩家族的传承差点儿断绝,让自己每次回想起来都觉得无比惊险。

而这一次……

身为伊达尔中央情报局局长的克雷尔亲自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并且义正言辞的声称,他最为亲近的家人被自己麾下的贵族给抓了?!

这简直就是要了自己的老命!

一个普通的男爵,就导致自己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担惊受怕,斯坦恩家族世代的积蓄被伊达尔人掠夺,甚至自己在每天深夜都被噩梦惊醒。

而现在……

伊达尔中央情报局局长的弟弟!

单单是听这个名号,恐怕就要比上一次严重无数倍吧!

要知道,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位可是伊达尔中央情报局的局长,是伊达尔公国权势最大的情报和特工头子!

“克雷尔大人……”

斯坦恩公爵感觉自己都快要哭了。

他自己是从来都不敢招惹这些如狼似虎的伊达尔人的,但自己手底下的贵族……咋就整天变着法儿的作死呢?!

最重要的是……作死不要紧,可千万别拉上自己啊!

此时的克雷尔倒也没有从斯坦恩公爵的身上薅羊毛的兴致,毕竟……如今的斯坦恩公爵,一直对于伊达尔商会很是配合,算得上是伊达尔商会在巴塞尔南部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本着打不过就加入的原则,大量产自于伊达尔公国的货物商品都在斯坦恩公爵的领地上岸,并且以斯坦恩公爵名义,销售到了巴塞尔王国的各地。

虽然斯坦恩公爵也从中分得了一笔不菲的利润,但是收益的大头,却肯定是被自家公爵大人拿走了。

既然对于伊达尔公国来说,如今的斯坦恩公爵算得上是一位“朋友”,那倒是不能再出搞一个“巴塞尔手术刀”计划了。

否则的话……到时候还会有谁来帮伊达尔商会倾销商品呢?

所以,克雷尔对于眼前这位知道进退的巴塞尔贵族倒也没有太过为难,简单的敲打了一番之后,便将来到这里的目的大致说出。

而当斯坦恩公爵听出了克雷尔的言语中并没有太多责怪与诘难,这才算是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

但是在放松下来的同时,他却也忍不住暗暗心惊。

关于伊达尔公国的诸多消息,斯坦恩公爵在这段时间里收集了许多。

像那些招揽平民们加入行政机构,允许平民担任官职的消息,他也大抵是知道一些的。

可纵使斯坦恩公爵知道这些消息,却也始终觉得这只是伊达尔公国用来招揽流民的手段,只是用来忽悠平民的。

但是……

当他亲眼见到眼前这位中情局局长的时候,却不得不相信了那些与伊达尔公国有关的传闻。

根据克雷尔刚才所说的话语,斯坦恩公爵已经十分清醒的认识到,眼前的这位中情局局长,在以前那可真的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平民啊!

若非如此,

他的母亲和弟弟又怎会被人口贩子给贩卖到巴塞尔王国,而且还是出现在自己的领地上?

想到这儿,斯坦恩公爵愈发的觉得……那个位于巴塞尔王国以北的伊达尔公国,实在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神秘国度。

平民担任官职,农奴可以得到解放,发生在伊达尔公国的这些事实,哪一个不是翻天覆地一般的改变?

可是在伊达尔公国,这却是活生生的现实!

搞不懂……

实在是搞不懂……

“克雷尔大人,请让wo为您带路吧……”

虽然斯坦恩公爵自己乃是一名公爵级别的贵族,可是在没有任何爵位傍身的克雷尔的面前,他却丝毫不敢嚣张,更没有勇气展现出自己身为贵族的牌面。

因为,伊达尔中央情报局实在是给他带来的太深的印象。

“那就麻烦您了。”

克雷尔点了点头,但却并未推辞斯坦恩公爵的好意。

自己毕竟是伊达尔中央情报局的局长,深处异国的他,此时所代表的,是伊达尔公国以及自家的公爵大人,所以自然要展现出伊达尔人的气势与不凡。

而且……

像解救被拐卖的平民之中事情,其实最难的其实就是查出这些伊达尔人所处的位置。

可这些东西都已经被格拉夫家族,也就是如今伊达尔中央情报局的编外人员打探的差不多了,自己肩上的任务也不算重,就算是没有自己居中坐镇,伊达尔特工们完全可以胜任这份差事,所以……

克雷人自然要亲自去接自己的弟弟和家人回家,让他们昂首挺胸地离开这片土地,也算是没有辜负公爵大人的好意。

斯坦恩公爵热情地将克雷尔迎进了一辆装饰华贵的贵族车马,这才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在伊达尔特工的护卫之下,朝着此行的目的地缓缓驶去。

贵族的车架自然无比奢华,车厢的内饰无一不是用名贵的珍宝装点。

可克雷尔的心里却十分清楚,斯坦恩公爵之所以能够享受如此奢华的生活,倚靠着身后的金山银山,全都是靠着压榨平民和农奴们的血汗,从而一点一滴地堆积起来。

而与此相对的是……

自家公爵大人的生活条件虽然同样不俗,但却是在自身获益的同时,也让所有生活在伊达尔公国的民众都过上了更好的生活,让所有伊达尔人的心中都有了对于未来的期盼!

甚至不单单只是伊达尔公国,荆棘谷西侧的孔特领、奥丁帝国的东部高地……随着伊达尔人的脚步逐渐走出帝国的东部,这些原本贫瘠落后的地区,都在伊达尔公国的影响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而位于巴塞尔王国南部的斯坦恩公爵领,自然也不例外。

由于伊达尔商会在斯坦恩公爵的领地里建造了为数众多的种植园,停靠在港口装卸货物的伊达尔船只也是日益增多,斯坦恩公爵领的泥土路早已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由伊达尔商会负责修缮的全新道路。

虽然修路的目的是为了让伊达尔商会的车队和货物能够更为顺利的通行,而且修路的资金也都来自于从斯坦恩公爵的金库中抢来的金钱,但是在与此同时,道路的修缮却也实实在在的方便了当地居民的出行。

[page]

在这片土地上开办的种植园,自然也延用了伊达尔公国一贯的方式与套路。

在那些接受伊达尔人雇佣的平民与农奴,意识到工分制度的好处之后,他们一个个做起事来自然也是格外的卖力。

根本不需要用皮鞭来鞭挞和进行言语上的威胁,在伊达尔人的种植园中做工,几乎已经成为了当地民众梦寐以求的好差事。

因为在种植园中做事虽然很累,但每个月发到手中的铜板却都是实实在在的,只要自己干得多,就能拿得多,而且从来都不会发生拖欠工资的现象!

以至于斯坦恩公爵领的很大一部分耕地,都被逐渐改为橡胶和甘蔗等热带经济作物的种植园,导致斯坦恩公爵不得不从伊达尔商会的手中购置粮食。

虽然斯坦恩公爵的心里也明白,从伊达尔人的手中购置粮食无异让伊达尔人掌握的整个公爵领的粮食命脉,可是……种橡胶和种甘蔗真的能赚好多钱!

反正自己本来就有把柄被攥在伊达尔人的手中,他便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而且就算是真的出现了什么差错,挨饿的也肯定不会是自己。

……

当克雷尔乘坐的车队穿过了一望无际的大种植园的时候,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下午,已经得到消息的克里默子爵早早的就带着随从们站在路边等候。

虽然不清楚斯坦恩公爵为什么会突然拜访自己的这个小小的子爵领,可是公爵毕竟是公爵,而且还是自己的领主,所以自然要给足面子。

于是,

当克里默子爵远远地看着公爵大人的车队缓缓驶来的时候,他连忙带着自己的随从们迎了上去。

甚至一边走着,还一边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思索着公爵大人突然到来的原因。

巴塞尔王国的南部贵族大多都有着派遣手下的人经商的传统,而克里默子爵身为斯坦恩公爵麾下的封臣,每年自然也会进献一笔不菲的财富。

莫不是因为……

自己在上半年的时候进献了一大笔的金币,然后得到了公爵大人的赏识?

越是这么想,克里默子爵的心里便觉得越是可能。

特别是自家公爵大人跟那些传说中的伊达尔人搭上线以后,自己名下的商队每一次外出,都会给斯坦恩公爵带来一大笔的收益!

肯定是好事儿,毕竟……向自己这样本本分分的封臣,会有哪位领主不看重呢?

看到斯坦恩公爵的车队缓缓的在自己面前听了下来,克里默子爵连忙整理一下自己的装束,颇为恭敬地迎了上去:

“公爵大人,在下……”

但让克里默子爵有些措手不及的是……还未等到自己的话音落下,斯坦恩公爵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自己的话语:

“艾格尼丝夫人在哪儿?还有雷奈·卡布拉尔!这两个人在哪里?!”

克雷尔·卡布拉尔,这是伊达尔中情局局长克雷尔的全名。

而雷奈·卡布拉尔,自然就是克雷尔弟弟的名字。

只是……

克里默子爵在这一刻却是愣在了那里。

公爵大人颇有些阴沉的语气,他自然是能够听出来的。

但问题是……这说得是啥玩意儿?

艾格尼丝夫人?

自己听都没听说过啊!

“这个……”

“这两位么……”

克里默子爵一时间还没能反应过来,只能看向跟在自己的身旁的管家,想要知道这两位被公爵大人突然提及的人是谁。

只是……

管家自然也不知道这是谁啊!

连听都没听说过!

只得再用苦兮兮眼神,看向一旁的克里默子爵。

“是两位平民,应该是在你的城堡或者种植园里做工!”

斯坦恩公爵似乎也意识到,让一名子爵去关注某位平民姓甚名谁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便冷着脸补充道。

平民?

这就好办了!

那估计就是冲撞了公爵大人的车架?又或是对于公爵大人不敬?

想到这儿,克里默子爵连忙答道:

“公爵大人,您要不先去城堡里休息一下,wo吩咐管家去抓他们,若是他们胆敢……”

一想到还未下车的克雷尔可能已经听到了克里默子爵的话语,斯坦恩公爵连忙朝着克里默子爵吼道:

“你给wo闭嘴!”

“现在就去找人!然后把人给wo恭恭敬敬地请到你的城堡里!”

“若是克雷尔大人的亲眷遭受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你就等着瞧吧!”

诶?

这剧本不对啊!

克里默子爵感觉自己多少有点儿懵。

公爵大人专门来这找两名平民,而且还让自己恭恭敬敬地请过来?

另外……

克雷尔大人又是谁?

还未等到克里默子爵的脑袋转过弯儿来,他便看到了一个身穿伊达尔制式军装的年轻人缓缓地从另一架马车上走了下来。

而围在那名年轻人身旁的,皆是胸前佩戴着狮鹫徽章的伊达尔士兵。

身为斯坦恩公爵麾下的封臣,克里默子爵自然知道,自己的领主大人跟那些伊达尔人有着某种联系。

而且早在半年以前,

伊达尔特工千里奔袭,并且将一名袭杀伊达尔贵族的男爵刺死的消息,就已经在这片土地上传开,所以……

伊达尔公国的贵族,早就成为了可以在巴塞尔南部横着走的存在!

自己貌似……摊上事儿了?

后知后觉的克里默子爵和麾下的心腹们,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贵族领掀了个天翻地覆,这才终于在一个小时之后,将一对衣着简陋、身形干瘦的母子,从一座种植园中带到了城堡中的一处小厅。

而在看到那位头发花白、面容干瘦的妇女的时候,纵然是一直以来都格外坚毅的克雷尔,眼圈不禁也有些泛红。

但是身为伊达尔中央情报局的局长,他从来都不能轻易落泪!

所以……

他强迫转过头,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用颤动的声音朝着自己的弟弟说道:

“雷奈·卡布拉尔,你……还认识wo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