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作品:《牢狱(简、NP)

05



吉卜利勒跟妳说过什么?

这是交换的条件。

的确像龙修所说的不难,只要回答这个问题,他承诺会马上放开她。

久世心中开始困惑,龙修为什么会想知道吉卜利勒跟她的对话,是关乎到他或者是自己的生死吗?

她跟吉卜利勒的对话不多,然而吉卜利勒的话像是埋藏许多意义,彷彿透露一些事情的真相。

之前说的那番警告-不要太相信监狱里的罪犯。

意思是龙修在欺骗她?又或者是吉卜利勒在吓唬她?

该听信吉卜利勒? 还是信任龙修?

久世希望是吉卜利勒说谎,她想相信龙修。

假如龙修在骗她

小丫头哭什么?龙修皱起眉头,脸色阴霾。吉卜利勒肯定是说了什么,小丫头居然怕成这样

别哭了他无奈的说,指腹不断抹掉久世的泪水。

一想到龙修在欺瞒她,以为自己会更加害怕龙修、害怕死亡,没想到心中的苦涩远大于恐惧。

那种感觉像被背叛,越想越发难受。

久世止不住哭泣,身子一抽一抽的。

眼看龙修不厌其烦擦拭她的眼泪,久世的心情又更酸涩。

好,该暂停了龙修弯起手指轻弹她的脑门,用调侃的语气说道:再哭下去,wo只能一直抱着妳

久世吸了吸鼻子、轻吐一口气,尝试平复自己的情绪。

要是吉卜利勒说的是实话,那龙修的目的是甚么。久世心想。

龙修帮她抹掉眼角的泪珠,一本正经地问所以吉卜利勒到底说了什么?

久世从龙修的金眸中看到专注和认真,没有任何戏谑的意味。

事情的真相还不明确,但可以肯定吉卜利勒的话绝对有问题。

久世冷静地把吉卜利勒的警告说给龙修。

话一说完,龙修稍微愣了一下,神情突然变得严肃。

是这样啊龙修呢喃道。他撇过头望向别处,似乎在思考吉卜利勒的话。

安静了片刻,龙修才开口吉卜利勒的话听一半就好,小丫头妳相信wo吗?

久世没有迟疑的点头,她果决的反应搞得龙修又是一愣。

小丫头,妳很会动摇wo

龙修放开久世之后,对着她深叹一口气,随即露出一丝苦笑

什么意思??

只见龙修背对她坐在床沿,垂下头缓缓的说:你这样,wo差点想宰掉吉卜利勒

久世诧异的张大眼睛,宰掉吉卜利勒?宰掉监狱的看守者?

但是wo不行,wo无法宰掉她

嗯,毕竟她是监狱的看守者久世点头表示同意的说。如果杀死看守者,监狱可能会暴动。

龙修听到久世的这句话,低沉笑了一声不是这个问题

他低哑的嗓音解释道:还没碰到她之前,wo会被宰掉

久世一度以为自己听错,龙修会被宰掉?怎么可能?!她一直认为龙修是最强的,被宰掉这种话居然是从他嘴里说出。

久世爬到龙修的身旁,眼睛直直的望着龙修,想要从他的表情看出端倪,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龙修转头看她一脸狐疑的模样,轻笑了一声,抬起手抚摸她的头。

久世缓缓垂下眼眸,她觉得脸颊逐渐发热。

可能是因为龙修的笑容-无奈而宠溺的笑。

怎么?龙修似乎没有发现久世的异样,懒散的问道想问什么?

久世匆匆回过神,她差点沦陷在龙修的笑容里。

嗯所以,吉卜利勒很强吗?她小心翼翼的说。

久世偷瞄一下龙修的表情,他的表情没甚么变化。

久世松口气,她怕触及到龙修的底线。

强?怎么可能龙修笑着摇头,开口道:强的是她身旁的男人

弥额尔?那位炽天使?

嗯,wo会被他宰掉,而且是很惨的那种龙修揶揄的说。

久世听他开玩笑的口吻可笑不出来,她是知道弥额尔,但不知道他有多强,她以为龙修和弥额尔的实力差不多。

对了,wo之前是被弥额尔打伤后送进监狱

打伤?

龙修点头。他记得没错的话,那时候也是吉卜利勒和弥额尔来逮捕他。

当时吉卜利勒好像说了什么话激怒自己,所以他狠狠地朝吉卜利勒的腹部踹一脚。

踹下去的瞬间,弥额尔也一剑砍下来,照理来说,他可以挡住这明显的攻击,更何况弥额尔手上拿的只是一把普通的剑。

普通的剑对龙族来说是不痛不痒,所以他也不躲,硬生生承受弥额尔的攻击,但是

他居然被砍伤了,腹部深深的一刀。

雷龙大人,您大意了弥额尔冷冷的说道,番红色的眸子闪过一丝不明的讚赏。

龙修单手捂着腹部,剧烈的疼痛使他跪倒在地。他不快的啧了声。弥额尔这刀砍的很重、很深,是想要制自己的命。

弥额尔扶起受伤的吉卜利勒还好?用手轻压她受伤的部位,吉卜利勒吃痛的唉呦一声。

怎么可能好,嘶~真痛,龙族的力道真是强劲呢吉卜利勒表情有些痛苦的皱起眉头。

龙修忍住痛感缓缓的站起身,大口的喘气,他垂下眼眸把手从腹部拿开,掌心满是血。

弥额尔为了那女人居然下手那么重。

龙修微瞇着眼,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不清,但他知道弥额尔还站在眼前。

弥额尔!龙修呲牙裂嘴的嘶吼,金色的龙眸只有纯粹的杀意。

龙修敛眸,展开银白色的翅膀,从体内湧现的雷电围绕在他的周围,随着怒气剧烈闪烁。

不顾腹部传来的痛楚,拍翼飞向弥额尔,伴随雷电的龙爪对准他使劲一划。

弥额尔反手一剑挡住真不愧是雷龙大人,即使重伤还是很强

闭嘴龙修不屑的回应。

两人的动作很快,龙修一发动猛攻,弥额尔马上防御。

龙修的攻击快又狠,弥额尔则是不疾不徐挡下他的招式。

你?龙修不明白弥额尔为什么只顾着防御,他明明可以出招,难道?

吉卜利勒在旁观战,悠閒的朝弥额尔喊道:弥额尔大人~差不多囉!一喊完话,她又痛的抚摸腹部,她知道弥额尔喜欢战斗,但是再战下去,她可快撑不住。

弥额尔撇了一眼吉卜利勒嗯,wo知道他语气平淡的说道,转头惋惜的看着龙修雷龙大人真是遗憾,该结束了

结束?这算什么结束?!龙修被结束这个字眼刺激,他愤恨的吼道: 弥额尔你很清楚,这根本不是战斗!

弥额尔何尝不知,他是在测试龙修的实力,龙修同样明白。

雷龙大人,辛苦了

弥额尔抬手又是一剑挥下,挥的力道与伤到龙修腹部的一刀相同。

哐当的一声。

弥额尔的剑断了,一半的剑身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场是wo认输,雷龙大人弥额尔瞧着手中的断剑,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您是真的强

雷龙的确是值得敬佩的对手,不枉费他使用能力。弥额尔心想道。

吉卜利勒慢悠悠的走到弥额尔身边,看了他手上的断剑哎呀!居然断掉她讶异的说道幸好wo只是被踹一脚她低头看向倒在一旁的龙修,要是他动真格杀过来,啧啧,自己一定会死。

龙修身负重伤,嘴里发出一丝丝虚弱的喘息,他的身体支撑不住,没力气再爬起来,腹部的伤势因为打斗更加严重,鲜血不断大量湧出。

单方面的认输,赢了一点也不荣耀,更何况他已经知道弥额尔的能力。

弥额尔站在龙修的面前,单手放在胸口恭敬的行礼雷龙大人,想必您是知道wo的能力,期待下次的会面,到时wo会尽全力他严肃庄重的说,不因龙修是伤患而用怜悯同情的目光看待。

龙修抬起眸子还想说些什么,一开口就呕血,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任由眼皮慢慢阖上。

在失去意识前,龙修听见吉卜利勒对他说了一句话

别担心雷龙,你不会死,以后

龙修没听见后半部的话,那时他已经昏厥。

自从那天起,龙修很少见到弥额尔,他可能是在忙其他的工作。

吉卜利勒倒是很常出现,与此同时他得知吉卜利勒的能力。

龙修,所以被打伤是怎么回事?久世看龙修陷入思考,很好奇的盯着他发问。

龙修耸肩,语气一派轻松没什么,只是踹了吉卜利勒一脚,弥额尔就杀过来

你踹她?!

龙修挑了眉,偏着头看她 不能踹?

久世顿住,不是这个问题吧!

为什么要踹她?她悄悄吞咽口水,满脸疑惑的问道。

不爽,就踹了龙修随口回答。反正这是事实,吉卜利勒是真的让他不爽。

久世不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龙修,他的话总是很直白、直率,她想是不是每个龙族讲话都比较直接。

想了许久脑子才挤出一个问题弥额尔是真的很强吗?久世问。

龙修伸出手指勾住久世的项圈扯了扯这个他似笑非笑的说那时wo可没戴

久世差点忘记有项圈这回事。龙修没戴项圈的状态被弥额尔打败,足以代表那位炽天使的实力有多强。

提到了项圈,龙修好似想起什么,他站起身子帮久世披上斗篷现在说这些挺无趣的龙修对着她伸出手,久世抬头询问的看他去食堂吗?她伸手牵住龙修宽大的手掌。

龙修摇头,一手推开牢门拉着她走出去。

久世不知道龙修要带自己去哪,她紧张的问龙修,到底要去哪?!

久世被龙修拖着走,他腿长一跨大步,她就要快走个两三步,久世跟不上,只能叫他走慢点,龙修才逐渐放慢自身的脚步。

所以是要去哪?

龙修回眸看她,淡然地开口去找吉卜利勒

太突然了吧?!久世惊讶到把心里的话喊出来。

龙修听了不置可否。

毕竟他要做的这件事,只有吉卜利勒和弥额尔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