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作品:《牢狱(简、NP)

03



监狱共分为7大区域,A区至D区和中央区域是拘禁非人罪犯的场所,E区与F区则是拘禁人类罪犯。

久世所在的位置为中央,归龙修掌管,而龙语是A区。

其中,龙修和龙语所管辖的区域最接近食堂,所以在食堂的罪犯们大多隶属A区和中央。

事实上,龙修很少管理他的区域,处于放任式的状态。

即使如此,中央的罪犯也不敢违逆龙修,毕竟龙修是非人区域中战斗力最强的。

处于中央的罪犯对于龙修是抱持着既崇拜又敬畏的态度,反而不会试着去挑战他掌权者的地位。

更何况,经历了食堂事件后,使他们更加仰慕龙修。

而那次的事件正如龙语所想,已经传出去了且消息传的很快,不到半天,整栋监狱闹得沸沸扬扬。

在D区监狱的楼梯间,两个一大一小的罪犯正诉说关于龙语的事。

体型较为庞大的罪犯是哥布林的头目,别名为哥布林王,比起一般的哥布林,身形要大上好几倍,能力也较为出众。

哥布林王咧嘴笑道:A区的龙语也太弱了吧,才被打两下就屈服,而且还是被餐盘,啧啧啧居然能当上掌权者?!

在他身旁的矮人笑了笑说不定,人家是靠脑袋上位,不是靠力气

听闻,哥布林王笑的更大声脑袋?wo看是靠美色吧,长得像女人似,要不是A区太远,wo早就做掉他

哈哈哈,那中央的龙修呢?你能做掉吗?矮人嗤笑道

哥布林王啧了一声什么强大?其他人太过夸大,wo看wo不只能打赢他,还能玩弄他的女人一想到女人,泛黄的眼珠子转了转,眼神透露些淫慾和猥琐,似乎脑海中有了画面。

龙语会碰龙修的女人,他又很爱美的东西,那他相中的应该矮人像是在补充道,搓揉着双手似乎是想分一杯羹

知道矮人在想些什么,哥布林王嘴角止不住上扬等wo打赢龙修,那份少不了你说完后又不断张嘴大笑。

两人你一言wo一句的大肆说笑,压根不知道有人在他们的背后走下楼。

等回过头来,哥布林王早就像肉团子般,滚了好几圈才撞上墙壁。

矮人默默的移开步伐后,敬畏的跪拜在地,全身不断颤抖,显得卑微。

哥布林王摸着受伤的后脑勺,脑袋被撞到头晕目眩。

他本想破口大骂-是哪个不长眼的家夥把他踹去撞墙的,一抬起头连嘴都张不开,牙齿不断打颤,眼里只剩下恐惧,之前张扬的态度和神情好似不存在。

哥布林王急忙同矮人般跪拜在地,强忍着背上的寒意说道:阿破伦大人

站在两人面前的阿破伦裸着精壮的上半身,小麦色的肌肤散发着野性的美,暗灰色的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月光色的眸子中充满嫌恶与讥讽。

阿破伦侧着头双手抱臂,不耐烦的说道喂你们两个很吵又爱挡路

他本来想耐着性子,让自己的语气可以平稳,但一见到那两个混球的模样,又止不住脾气大吼就不能滚回牢房吗?!

吼完的同一时间,一脚踩在哥布林王的脑袋上。

哥布林王痛到发出像猪叫的悲鸣声。他觉得鼻梁和牙齿断了,骨头近乎快碎裂,而阿破伦大人却不放过自己,力道还逐渐增加。

一旁的矮人听见惨叫,身体僵硬的动不了。手和脸突然接触到些溼热的液体,他知道这是什么,所以抖的更加激烈。

鲜血渗透地板上的缝隙,顺势流到矮人附近。

大人请饶恕wo啊!!!!哥布林王承受不了疼痛,几乎是大声哭喊。

啊?!你说什么??!!听不见!!阿破伦瞪大双眼,恶劣地勾起嘴角,把手贴在耳边,一副听不清楚的样子。

阿破伦是D区的掌权者,比起龙修置之不理的态度,他偏向于管教,并不是偏暴政,即使动手,必定有缘由。

处在D区的罪犯都知晓,阿破伦是整个掌权者之中脾气是最暴躁、性子最为恶劣的存在。

一旦有人违反规定,出手绝对残暴。

造就这种人格特质的原因,大部分的人都认为跟他过去发生的种种有关。

要想阿破伦曾经是不可一世的天使,乃是堕落后,性格才会扭曲。

无人曾想他本来就是这种个性,至于犯罪的归因与他自身的堕落,是有一些相关性。

况且,他是自愿堕落,何来堕落后的性格扭曲?唯独他心中有数。

不知道是说了上百句道歉和请求,听了很腻很烦。

阿破伦牙齿咬的喀喀作响,面部表情快把持不住,眼底满是烦躁。

啊想想这两个混球说的话,火气真的要冲出来了。

头上的重量消失了,以为是阿破伦肯放过自己,一抬头,再次传来强烈的痛。

阿破伦朝他头部又踹一脚,哥布林王整个向后躺,眼睛翻白,面部的五官模糊被鲜血布满,几颗断裂的牙齿洒落在地。

起来,装什么死?!阿破伦狠狠揪住他的衣领,看着哥布林王阴狠的问道瞧你这样子,想打赢龙修?是想被餐盘一击打爆吗?

哥布林王半死不活的说了几句话,阿破伦听了更上火,怒不可遏的嘶吼道:除了求饶还能干嘛?!只会说大话的废物!!

阿破伦深吸一口气,克制住一身暴戾的气息,随手一把甩到矮人身上。

被庞然大物压到快没呼吸的矮人,不断挣扎、求救。

阿破伦视若无睹,眼睁睁看矮人被哥布林王慢慢压死。

死了?真的很没用啊!!阿破伦嫌弃的呸了几声,歪着头扭动脖子,满脸厌烦的喘一口气。

阿破伦虽然不清楚自身管理的D区有哪些人,但他可以确定这两个混帐是新来没多久的,只要是D区待久的都知道他的脾气,也就是说

吉卜力勒!!!虚伪的臭女人!!!!绝对是她扔进D区!!!

她和弥额尔都知道他讨厌哪种人,弥额尔没这么无聊,一定是吉卜利勒

脑海中冒出许多回忆的片段,他回想起过去与吉卜利勒在天界的对话。

在天界,阿破伦还是天使的时候

阿破伦,wo看你脾气再火爆下去,妳未来的妻子可是会被你吓死吉卜利勒一派轻松的说

阿破伦坐在窗台上,一条腿伸出窗外悠閒地晃动。

他撇头望向她,不屑的啧一声所以呢?想怎样?

吉卜利勒轻笑,表情温和的说道:多收敛脾气吧,小心不得宠

去你的不得宠!!吉卜利勒阿破伦恶狠狠的瞪着她,连带不雅的手势,气愤的骂出这段话。

吉卜利勒不以为意,笑容满面地自说自话脾气太暴躁,女人会讨厌、会害怕她边说边迈开步伐,走到阿破伦的面前。

轻拍阿破伦的肩膀,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的说wo是讲认真的

阿破伦猛地瞪大眼睛,看着吉卜利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眼底充满不知所以的愉悦。

引起他一身冷颤。

还真是混帐呢去你的低声咒骂几句,阿破伦翻越窗台,迅速展开翅膀,头也不回的飞离吉卜利勒。

吉卜利勒依旧站在原地,看着他越飞越远的身影不听劝,以后就别怪wo

现在一想到吉卜利勒,除了厌恶就是愤怒,尤其是她阴险又愉悦的笑容,让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吉卜利勒,妳根本是造成wo脾气不好的源头之一,既然知道他的脾气,还给他扔了两个废物。

阿破伦抬手扶额皱起眉头,越想越火大,他一生中最讨厌的就是没实力却爱说大话,满嘴谎言的人。

现在是要把他丢去别区吗阿破伦转眸看向昏死的哥布林王,轻声呢喃道。

阿破伦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他丢到A区好了,让他去跟龙语打,看看到底谁会被做掉

虽然知道结果,但他还是会扔到A区。

这个废物既没用又碍眼,看到了脾气会更不好,再加上更重要的原因,龙语跟吉卜利勒的性子太像,彷彿从他的身影看到另一个吉卜利勒。

果然,扔到A区吧

做出决定后,心情一阵舒畅。

阿破伦抬起哥布林王,垂眸看向地板上死去许久的矮人,有些烦闷的说该死忘记尸体还在

正好就在此时,一个豺狼人从楼梯走下来,似乎是刚睡醒,边走路边伸懒腰。

阿破伦眸光一闪,对着豺狼人招手喊道:你!给wo过来!

豺狼人双手揉着眼睛,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一看身体就愣住,睡意都没了

男人站在血迹斑斑的地板上,一手扛着比自己身躯还要大好几倍的哥布林,脚旁还有一个矮人的尸体。

怎么?wo就是在叫你!小狗给wo过来!阿破伦的声音有了威吓,语气有点不爽。

感觉到命令式的口气,豺狼人立刻走过去,走到他的面前才发现这个男人居然是阿破伦?!

阿破伦伸出空閒的手比向矮人的尸体把他处理掉,或是吃掉也行

知道他是阿破伦后,豺狼人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阿,阿破伦大人,wo不吃这类型的尸体

阿破伦并不在意的耸肩,一脸无所谓那帮wo把他丢掉,随便哪里都行,反正不要出现在wo眼前就好

豺狼人大力点头是的!阿破伦大人!

阿破伦满意的嘴角上扬,向豺狼人摆了摆手,扛着哥布林王走向A区监狱。

豺狼人看着阿破伦英勇的背影,雀跃不已。

他是第一次近看阿破伦大人,第一次跟他说话。即使他把自己当成小狗也无所谓。

看向矮人的尸体,老又硬,他可吃不下肚甚至会反胃,他想了想,果然还是随便丢在窗外好了,反正大人就是不想看见他。

回想起阿破伦大人扛着哥布林王的英姿,果然很厉害!!

豺狼人兴奋不已,不停摇摆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