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七章 终是一场虚幻灭

作品:《三寸人间

wo躺在哪里?

四周怎么一片漆黑……

wo隐约间,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可是听不清晰对方在说些什么。

有点疲惫,算了,不去听了,wo觉得自己应该快要消失了,但在消失前,总要想一些自己的一生。

wo这一生……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wo一直都不知道wo是谁。

所以,wo自然也不知晓wo叫什么。

或许,wo没有名字吧。

好奇怪,怎么会存在没有名字的人呢,在wo的认知里,似乎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

可偏偏,wo没有。

wo也想不起来,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有一点模糊的记忆,似乎……在很久之前的某一天里,wo将自己的名字,送给了别人。

心甘情愿。

感觉自己好傻啊,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名字送人呢……

不知道呀,或许有原因吧。

唉,思绪似乎有些混乱,让wo捋一捋……实在是这些事情,总是会回荡在wo的思索里,似乎很重要,但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没有办法。

wo能想起来的,是wo的童年。

wo的童年,wo将其定义为二十岁以前的人生,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里,wo与其他的孩童一样,经历了学堂,经历了玩耍,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似乎很幼稚的游戏。

但四周的人们,似乎总是告诉wo,要好好学习,要这样,要那样……wo一开始是有些厌烦的,直至有一天,wo看着天空落下的雨,突然很好奇为什么会下雨,雨又是什么。

这个问题,wo的老师给了wo答案,或许就是从那一天起,wo对这个世界,对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了好奇,wo喜欢问为什么,喜欢获得答案,那样会让wo很满足。

为了这个满足,wo开始认真的读书,认真的学习,似乎有一种欲望在推动着wo,让wo去获取一切未知的事情。

每每获得了新的知识,每每解开了一个为什么,wo都会特别的开心,特别的快乐,wo觉得wo似乎与众不同了许多。

或许是因为太平凡了,所以wo更为迷恋这种自己认为的与众不同,于是wo更加用力的去学习,去掌握wo能掌握的一切知识。

这样的人生,持续到了二十岁的样子,那个时候的wo,总是想去表现一下,无论是在朋友面前,还是在师长面前,又或者异性面前。

wo似乎总是想表露自己的与众不同,甚至在心底深处,wo也总觉得,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尽管……wo没有出众的外貌,没有富贵的家庭,只是芸芸众生里很平凡的存在,可这不影响wo的心里,居住着一只小鸟。

这只小鸟,它飞翔在天空上,自由自在,是wo的寄托,也是让wo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的翅膀。

可归根结底,那个时候的wo,还是有些两极分化的,思想的飞跃,与现实的平凡,使得wo很多时候都喜欢沉默。

也正是那个时候,wo遇到了一个女孩子,是wo隔壁班的同学,也是wo人生的第一场暗恋。

暗恋是幸福的,暗恋也是苦涩的。

但wo心甘情愿。

因为,这让wo更喜欢去表现自己,无时无刻……还记得那段时间,似乎表现自wo,是wo生命里的本能,wo甚至渴望自己成为一个英雄,渴望自己成为这个世界的宠儿,渴望自己能被万众瞩目,从而也吸引她的注意。

所以,每一次的演讲,wo都很是卖力,也很痴迷,直至这场暗恋,结束了。

无疾而终,对方最后也不知晓,wo在暗恋她。

毕业的那一天,wo很难过,也曾鼓起勇气,但最终……wo还是默默地低下了头,或许这是一个魔咒,之后的更高殿堂的学习里,wo依旧还是再次暗恋。

在这个期间,wo还喜欢上了算命,每一次wo不开心,wo就会找到一个算命的先生,坐在他的面前,拿出一点钱。

这里面有一个小技巧,那就是不能先给,然后你就可以收获无数的夸奖,无数的赞美,无数的命好之类的各种言语,这会让wo特别的开心,从而在结束后,把自己的零花钱送给算命的先生。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年后,在临毕业前,wo收到了人生里第一封情书,很开心,但wo不喜欢那个女生。

直至毕业后,wo有了自己的工作,wo的自wo表现的冲动,似乎在这个时候达到了极致,于是wo努力的工作,努力的表现,努力想要获得认同。

那一段生活,现在回忆起来,也挺有意思的,因为在wo的努力表现中,wo遇到了一个女生,wo们相爱了。

爱情,是一杯苦涩的咖啡。

虽然苦,但也甜,只是喝到最后……似乎也分不清到底苦多一点,还是甜多一点。

wo的初恋,结束了。

也是那个时候,wo学会了这个世界里的烟,也被这个世界的酒所吸引,从那之后,烟与酒,成为了wo生活的一部分。

wo依旧还在努力的表现,只是心底的那股冲动,似乎随着岁月的一年年,开始变的淡了很多,也正是这个时候,不知为什么,wo身边的异性多了起来。

第二次的恋爱,第三次的恋爱,第四次的恋爱,一杯杯的苦涩咖啡,似乎连在了一起,让wo一次次喝下,直至有一天,wo遇到了一个女人,高高的个子,笑起来月牙般的眼睛,让wo觉得很舒服。

wo想,或许这就是wo这一生里,喝下的最后一杯咖啡了。

wo们相爱,wo们结婚。

那个时候的wo,觉得一眼就可以看到自己老了之后的样子,很放松,很舒适,很美好……

直至若干年后的某一天,镜子破碎了,婚姻在这个时候,走到了尽头。

分不清谁对错,分不清谁怨谁。

痛苦,挣扎,咬牙,蜕变……成为了wo那段时间的主旋律,心里的那只小鸟,也在这个时候飞的更高,碰触了太阳,获得了阳光。

可能命运就喜欢和人开玩笑,之后的生命里,wo的世界出现了很多的异性,她们有的高挑,有的婉约,有的温柔,有的霸道……都很美丽,都很优秀,她们成群的到来,又成群的离去,周而复始的同时,也让wo有些迷茫。

因为最终……wo从中拿起的,都是一杯杯苦咖啡,如烟,如酒。

烟,伤肺。

酒,伤肝。

异性……伤心。

但wo还是喜欢烟,还是喜欢酒,还是对爱情有憧憬……

直至,到了wo四十岁的时候,wo忽然发现其实相比于异性,wo更喜欢和朋友们聊天,说着过去,指点未来。

每每喝酒,都喜欢拉着朋友,一起吹嘘,一起放声大笑,一起揶揄,一起如少年。

或许,正是这种改变,使得wo的朋友越来越多,wo听着他们的故事,他们也听着wo的故事,wo们畅谈,wo们倾述。

或许会有一些防备,或许也有保留一些秘密,但这没有关系,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那个时候,wo知晓了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其实从骨子里,都孤独。

而知道的越多,似乎wo自己就越是没那么孤独了。

wo的朋友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三教九流什么样的都存在,但这没关系,真诚的笑容,是打破一切的力量。

[page]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朋友,喜欢和wo倾述。

渐渐地,wo的笑容也越发的明朗。

渐渐地,wo似乎找到了一种让自己愉悦的方式。

倾述,在wo生命中的那段时间里,超越了求知,超越了表现,超越了情爱,成为了wo最重要的一部分。

这是一种分享,或许是内心的挤压到了一定程度,水满自溢一样,不仅仅是wo需要,很多人……都需要。

在这分享与倾述里,wo走过了一年又一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wo不再喜欢倾述,wo开始追求舒适,这种舒适包括了精神,也包括了物质。

wo想,是wo头发开始陆续发白的时候吧。

wo不再局限于去做什么,不再局限于去想什么,一切让wo觉得舒适的事情,wo都会去思索,都会去完成,wo开始喜欢看蓝天,开始喜欢看白云,开始喜欢看日出,但wo不喜欢日落。

不过黑夜里的星空,wo也是喜欢的。

喜欢坐在摇椅上,小酌一杯,随意的拿来一本书,一边看,一边享受着空气,享受着时光,享受着一切。

wo不再熬夜,wo开始了早起。

wo不再痴迷万物的为什么,因为很多wo都有了答案。

wo不再去想要表现,因为看的太过透彻。

wo也不再去不断地倾述,因为那样的话,会让人厌烦。

wo更是不再去思索异性,因为看着她们,wo只是笑一笑,目中或许会有一些回忆,只是回忆里的身影,可能自己也都不大清晰了。

wo唯一追求的,就是让自己活得舒适一些,心里安稳一些,似乎这世界里的一切,都在wo的眼中变的更美好。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久……直至有一天,wo摸着自己的脸,摸到了很多的褶皱,wo看着自己的双手,看到了很多的皱纹与斑块。

wo的眼睛也有了一些昏暗,四周的一切也出现了模糊,但望着镜子中的wo,还是很努力的直着身躯,露出的笑容里,依旧还是带着美好。

只是……在镜子之外,wo知道,wo害怕了。

wo变的很胆小,wo变的很谨慎。

wo知道wo害怕什么,因为时而夜里惊醒后,wo似乎能看到死亡的气息所化的身影,在窗外默默望着wo。

似乎,他们在召唤wo,在等着wo。

wo不想跟着他们走。

即便是他们中,有一些是wo曾经的老朋友。

wo不想看见他们,wo很害怕。

wo不想死亡,wo想活着,一直活着……这种求生的冲动,使得wo有些时候呼吸都觉得不顺畅。

这个时候的wo,会去关注那些还在的老朋友,去叮嘱他们要注意身体,去关心他们的健康,因为……wo不想看见他们远去。

这会让wo更加喘不过气,更加害怕死亡的到来。

人,为什么要有死亡呢。

wo时常在想这个问题,也在思索wo到底害怕什么,是真的害怕死亡么……

答案是肯定的。

但在这肯定的答案背后,wo还有另一个答案。

wo害怕孤独。

wo走了,wo会孤独。

他们走了,wo也会孤独。

这种对死亡的害怕,对孤独的害怕,化作了一股力量,似要充斥wo的全身,来支撑wo存在下去,只是……wo的身体似乎千疮百孔,这股力量涌现后,又以wo肉眼可见的速度,顺着那些疮孔,消散开来。

wo想将它们留住,但wo做不到了。

似乎,wo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wo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已经将wo弥漫,wo的渴望,wo的一切,似乎都在消失。

那一刻,wo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害怕,没有任何用处。

那一天,wo记得,wo似乎又有了力气,于是wo努力的坐了起来,将自己穿戴的很整齐,走向院子,走向wo的摇椅,最终wo坐在摇椅上,看着远处的夕阳。

秋风吹来,透着冰冷,使得院子里的树枝也都轻微的摇晃。

那树枝上,在这个季节里,只剩下了一片泛黄的树叶,打着卷,坚持着没有落下。

wo望着夕阳,望着树枝上唯一的叶子,忽然觉得这一切很美好,渐渐的……wo露出了笑容。

在这笑容中……wo看到了夕阳落下,wo看到了黄昏流逝的那一瞬,树枝上唯一的叶子,落了下来。

飘啊飘……一如wo的摇椅摇啊摇。

直至,飘到了wo的眼前,盖住了wo的双眼,遮盖了所有的光,使这片世界在wo的眼中,落幕了。

但wo的意识,似乎没有消散。

wo的四周一片漆黑,wo不知wo在什么地方,或许还在摇椅上……

也正是因wo的意识还在,所以……才有了wo这一段对自己人生的回忆。

wo想,wo的人生,或许对别人来说,算不上精彩,但对wo而言,这是wo的唯一。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wo似乎又听到了呼唤,听到了声音……

似乎,有人在喊wo,让wo醒来……

可wo听不清,只能凭着wo的感受去辨认,而那个声音,有些熟悉,wo仿佛在曾经的时光里,听到过。

“他在说什么……”

“大声一点,wo听不见。”wo向着漆黑,努力的开口,或许是wo的努力,起了作用,渐渐地,在wo的意识即将模糊时,声音变得清晰了一些。

“望……你能永生永世,自由自在。”

wo的思绪猛地震动!

“望……你能永生永世,逍遥快活。”

wo的意识掀起巨浪!!

“望……你能永生永世,不忘初心。”

wo的心灵传出轰鸣!!!

“望……你能永生永世,幸福美好。”

wo的神魂撼动星环!!!!

“最后,王宝乐这个名字,wo还给你。”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的瞬间……漂浮在星空中的那具身躯,其双眼……猛地睁开!!!

“wo叫……王宝乐!”

终篇

厚土星环。

星空虚无里,王宝乐默默的站在苏醒的地方,目中带着浓浓的复杂,怔怔的看着远处,许久许久……他抬起手,摸了摸眉心。

半晌后,王宝乐轻叹一声,似早就知道一般,右手放下向着远处一抓,一枚珠子,一个酒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望着珠子,王宝乐沉默了很久,左手抬起,将其轻轻握住。

珠子的大小,正是掌心的三寸,是他的全部,也是他的人间。

最终他右手拿起酒壶,放在嘴边,狠狠喝下了一大口……苦涩的摇了摇头,默默的走向远处星海。

他的背影,孤独,萧瑟,越走,越远。

“这条孤独的路,还是……继续走下去吧……”

终是一场虚幻灭

谁是恩赐谁是劫……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