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血红 一

作品:《帝业凤华

这世上有一种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明明已经机关算尽,走投无路,陷入了困局之中,可她还能有起死回生的本事。/p

明明伤人无数,却还是有人心甘情愿地为她说话,替她求情。/p

褚静川深知,孟夕岚就是这样的人!/p

当他看到,无忧带着那副沉重的身子,泪流满面的来到他的面前,跪着求他……褚静川居然无奈地笑了!那笑容无比苦涩,纠结的眉眼间,满满都是难过的愤怒。/p

他真想抓住无忧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问她为何还是这么糊涂?为何要同情一个不该同情的人。/p

听见无忧的名字,孟夕岚震愕的僵住。/p

她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p

褚静川冷冷的看着她,伸手钳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带到身前。/p

他盯着她的眼睛,用淡淡的语气警告她:“别装可怜,别演戏,对你没好处!”/p

孟夕岚久久不曾答话,眼光沉沉,似有虚空。/p

褚静川还以为她又在算计什么,手上暗暗用力,“孟夕岚,wo是不会放过你的!”/p

她是逃不出他的手心的,不管谁来求情都没用。/p

“别担心。”孟夕岚默然良久,方才缓缓答出这句话。轻飘飘的语气,像是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p

褚静川却是不信,如今她说什么他都不信。/p

再见无忧,对孟夕岚来说需要勇气。/p

走入大殿中,孟夕岚无声地长吁一口气,隔着层层帘帐,隐约可见一个人身影。/p

孟夕岚咬紧牙关,忍着眼泪,迈步进殿。/p

谁知,褚静川从后面抓住她的肩膀,用力道:“她有孕在身,你不要刺激她。”/p

刺激……孟夕岚闻言转头看他,似笑非笑:“还有什么比现在的一切更刺激的了。”/p

褚静川闻言神色一冷,索性什么也不说了,只从身后推了她一把。/p

孟夕岚脚下稍微踉跄了一下,宫女们小心翼翼地朝她行礼,却不敢开口问安。/p

无忧坐在椅子上,闻声转身,看见孟夕岚的时候,她的脑中有一刹那的空白。/p

过了许久,她方才恍然回过神来,眼泪汪汪地扑到她的怀里。/p

“母后……”/p

孟夕岚睁大双眼,微微颤抖地把她抱紧,却又不敢用力。/p

她的肚子已经凸出来了,一看便知过了六个月。/p

无忧在抱住她的那一刻,扔掉了手中的匕首,她终于觉得安心了。/p

连日里的不安,焦虑,纠结,恐惧,全都一股脑地释放了出来。/p

无忧窝在她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她嚎啕大哭,渐渐哭到声嘶力竭,只剩下虚弱的啜泣。/p

孟夕岚听着她的哭声,心如刀割,她抱着她一直摇着头道:“对不起,无忧。对不起……”/p

褚静川站在几步之外,看着她们抱头哭泣,心中怅然。/p

他不懂她们的悲伤,他只是觉得愤怒。/p

无忧虚弱地靠在她的怀里,渐渐没了力气。/p

孟夕岚缓过神来,双手捧住她的脸,细细打量着她的眉眼,轻声问道:“无忧,你恨wo吗?”/p

无忧闻言皱眉摇头。“不,wo从来没有……”/p

她是她心中最牵挂的人,也是她遇到困难之时,想到的第一个人。/p

孟夕岚见她摇头,眼泪汹涌而出,她亲吻她的额头,颤声道:“无忧,都是wo的错。”/p

走到今时今日,孟夕岚的心已是一片混沌,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也许她一直都是错的,而且,错得还很离谱。也许,她的宿命是注定的,不管重生几次,都是无果,都是一样的结局。/p

那些曾经爱过她的人,最终都会对她心生怨怼,继而背叛她,杀死她。正如前世的周世礼,此生的褚静川。/p

母女俩相对而坐,没人再说话,只有悲伤的沉默在空气中弥漫。/p

良久,孟夕岚伸手轻抚了一下无忧的肚子,道:“wo一早就知道消息了……wo很担心你,还想过去看你,可wo不能去。”说着说着,她不禁轻笑一声,只道:“wo的借口太卑劣了,是不是?”/p

“孩子几个月了?”/p

“快八个月了……”/p

“好,好,等会儿你一定要让焦太医为你诊脉。”/p

还有一个多月,她就要临盆了。身子康健最重要。/p

无忧仍是摇头,靠在她的怀里,闭着哭到红肿的眼睛,道:“wo从未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舅舅他……”/p

她似乎想要为褚静川解释,可任何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p

孟夕岚拍抚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抚:“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p

她像小时候那样安抚她,抚慰她的情绪。/p

无忧原本无力垂下的双手,缓缓抬了起来。/p

她抱住孟夕岚的后背,轻声说道:“太子如何?他安全吗?”/p

孟夕岚闻言咬紧下唇,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p

无忧见她不答,便知情况不好。她用力深吸一口气,又道:“母后,wo可以帮你。”/p

孟夕岚闻言心中一骇,忙低头看她,她下意识对她摇头。/p

“不……不……你什么都不要做。”/p

孟夕岚在她的耳边轻语,谁知,身后的褚静川一把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硬生生地将他们俩分开。/p

褚静川下手毫不留情,疼得孟夕岚闷哼一声。/p

无忧见状,连忙阻止道:“舅舅,您不能这样。”/p

褚静川拽起孟夕岚,大大的手掌掐住她的脖颈,沉声道:“无忧,你不要再任性了,为她这种人,不值得……”/p

无忧闻言眉心深蹙:“舅舅,您不该这么说……”/p

看着舅舅掐着母后的脖子,神情冷漠,毫无怜惜之情。/p

孟夕岚瞪向褚静川:“你非要当着她的面,这么做吗?”/p

他想要羞辱她可以,只是不能当着无忧的面。/p

褚静川冷冷地看着她:“你方才和她窃窃私语,是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样?你要她求wo,还是又要让她以死相逼?”/p

“你知不知道,无忧是怎么进宫来的?她用匕首抵着自己的喉咙,拿她的自己性命相逼!”/p

褚静川抬起她的下巴,额上青筋暴露:“孟夕岚你凭什么?你凭什么wo们褚家的人,为你生为你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