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困兽 三

作品:《帝业凤华

无忧听了舅母的话,一时沉默了下来,她静静看着舅母脸上纠结的神情,她看了她许久,方才垂眸道:“一定是出事了。舅舅夺权了……”/p

这并不是难猜的事。只要深知背后的复杂,就能想得到这结果。/p

荣氏并非有意瞒着她,更无心粉饰太平,她只是不愿亲自捅破这层窗户纸。/p

无忧的脑子里嗡嗡作响,思绪全都乱成了一锅粥,一时不知道是该害怕,还是难过。/p

荣氏拉过她的手,看着她说道:“事已至此,咱们已经无能为力了。”/p

无忧欲哭无泪,表情却是若有所思。/p

“舅母,wo想见舅舅。”/p

荣氏闻言叹息:“你见不到的。他一直留在宫中……”/p

无忧眸光微闪,只道:“舅母,请您把wo送到宫门外。”/p

她必须得进宫去,否则,母后和太子就危险了。/p

荣氏闻言神情一变,连连摇头:“不可以,这绝对不可以。你身子这么沉,自然要留在府中安心养胎。不管你的心里多着急,孩子才是最要紧的。”/p

无忧何尝不知道这点,可是,眼前的状况这般凶险,她不能只考虑自己。/p

“舅母,请您不要阻拦wo。wo必须要去……”/p

荣氏还是不依:“你不要难为wo。你舅舅让wo好好照顾你,也是要wo看住你的意思。wo不能违背他的意愿,让你有什么闪失。”/p

无忧下定决心,只道:“舅母无需担忧,wo帮你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p

荣氏微微一怔,还未来得及发问,只见她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p

荣氏吓得当场一惊:“殿下,您这是做什么……”/p

这匕首本是屠都的心爱之物,但他却把它送给了她。之前,城中大乱,她什么都没带出来,只带了这只匕首。/p

她没想到自己还能有用到它的这一天。/p

无忧故意吓唬用匕首抵着自己的咽喉,一脸认真道:“舅母,wo只能这么做了。要么,你现在立刻安排马车送wo进宫!要么,wo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p

话未说完,荣氏已经吓得跪倒在地,对着无忧苦苦哀求:“你这是何苦呢?就算你见到了你舅舅,也什么都不能改变!开弓没有回头箭,褚家已经到了万劫不复的境地,若是现在认输,褚家上下,这几十口人全都要死啊!”/p

她说着说着,便留下泪来。这不是分辨是非的时候。走到这里,褚家既不能回头,更不能心软,现在只能是一条路走到黑了。/p

“wo明白,可不管怎样wo都要见舅舅一面。”/p

荣氏望着那泛着寒光的匕首,几番纠结过后,不得不点头同意。/p

“你先不要着急,wo这就去安排。”/p

安排好马车和随从之后,荣氏看向无忧道:“一切都准备好了。你也不要在拿着匕首了,太危险了。”/p

无忧仍是摇头:“在看见舅舅之前,wo是不会放手的。”/p

荣氏闻言一声叹息,知道她是有意防着自己。/p

她从前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她的性格也最是温和,难道是因着嫁给了突厥人,才会让她的性情变了这么多……/p

……/p

与此同时,褚静川正陪同太子一起重回早朝。/p

因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巨变,已经三日没上早朝了。/p

长生沉着一张脸,仍是坐在那张属于他的金銮椅上,而褚静川则是穿着一身紫色绫袍,坐于太子的左手边,和他一起接受群臣叩拜行礼。/p

虽是早朝,群臣皆是沉默不语,只有各处地方盛上来的奏本,摞在眼前,厚重不堪。/p

这样安静的朝堂,使得殿内压抑的气氛更浓,浓的让人喘不过气来,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p

褚静川看着那些奏折,转头对着太子道:“殿下贵为天下臣民的太子,可要好好为民分忧啊。”/p

长生闻言眉心微蹙,只道:“大将军,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前,您何必装模作样呢?如今,wo只是个傀儡罢了。”/p

此话一出,众人骇然。/p

他们心惊太子的大胆,纵使真相的确如此,他也不该亲自宣之于口,激怒褚静川。/p

褚静川闻言侧目看他,不怒反笑:“太子言重了。您仍然是北燕国的太子殿下,你仍然是储君。”/p

长生闻言抬眸与他对视,心下一阵冷风吹过。/p

这样的早朝,根本毫无意义。/p

褚静川只是当着群臣的面,又大大地羞辱了太子的一番。/p

退朝之后,小春子见太子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小心翼翼地上前道:“殿下,咱们回去吧。”/p

长生看向小陈子,问道:“慈宁宫那边有什么消息吗?”/p

小春子低了低头,沉吟片刻才道:“殿下,眼下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