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试探

作品:《帝业凤华

屠都并非要把她怎样,只是送她去到喜轿之中,让她暖暖和和地上路。/p

人,已经是他的了,他自有分寸。/p

无忧的心情起起落落,双手攥着婚书,微微低头,不去看屠都一眼。/p

当帘子落下的那一刻,她的眼泪也流下来了。她把婚书紧紧抱在胸前,这是她命运的开始。/p

今日是可汗大婚的日子,在城外的营帐,士兵们已经准备好了酒肉。/p

看着屠都抱着大妃回来,众人不由欢呼而起。/p

他们的声音孔武有力,异口同声,震得无忧的耳膜刺痛。/p

那一双双虎视眈眈又不怀好意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p

无忧不由心中一紧,感觉像是落入狼群的猎物,周围都是敌人。/p

她的陪嫁随从之中,有不少宫女,那些突厥士兵见了她们,突然变得更加兴奋起来。/p

他们大呼小叫地围过来,将她们上下打量。/p

虽然她们都是内务府精挑细选出来的人,可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一个个都吓得没了魂儿。/p

无忧远远看去,挣扎几下道:“大汗,请您的手下不要为难wo的随从……”/p

屠都把她抱进了温暖的大帐,径直将她放到铺着毛毡的土炕之上,他俯下身子,双臂撑着身体,看着她的脸,深吸一口气道:“你可真香!”/p

闻着像是胭脂香,又像是花香,又或是少女独有的处子之香。/p

两人的距离离得如此之近,无忧一时心如擂鼓,只敢看他一眼,又匆匆垂下双眸道:“大汗,wo的随从……”/p

她的话还未说完,屠都把头伏得更低了,他的唇瓣几乎就要碰到她的鼻尖,无忧下意识地往后一躲,身体不受控制地微微发抖。/p

帐中的火盆烧得噼啪作响,可她还是瑟瑟发抖。/p

这分明不是冷的,而是怕的。/p

屠都低低笑出声来,继而站直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宇间露出一丝淡淡的嘲讽:“你的随从不会有事的。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p

无忧闻言心中咯噔一响。是啊,她现在还有什么资格担心别人,还是多想想自己吧。/p

他不喜欢欲擒故纵,一旦得手,便不会浪费。/p

在草原上羊群和马匹是最珍贵的,而女人只是美丽的装饰,赏心悦目就好。/p

外面的酒宴还在等着他呢。/p

“wo会让人进来侍奉你。”屠都只说完这句话,便转身而去。/p

既然她不能主动为他助兴,那么,烈酒一定可以。/p

须臾,那些从宫里随她出嫁的宫女和嬷嬷们,行色匆匆地涌入大帐。/p

“殿下……”/p

她们慌里慌张,生怕公主有事。/p

最先迎上去的宫女,算是其中最平静从容的一个。/p

她的名字叫做明珠,乃是竹露亲自调教了十年之人。/p

她是公主的陪嫁,也是她未来的心腹。/p

明珠双膝跪地,望向殿下道:“公主,您还好吗?”/p

无忧缓了缓心神道:“wo没事。”/p

明珠见她强忍着心中地不安,吩咐宫女们收拾物品,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p

今晚是最难过的一关。/p

明珠上前一步道:“奴婢伺候公主更衣吧。”/p

这一身嫁衣,早已经被弄得皱皱巴巴。还有她头上的凤冠,也太过沉重了。/p

无忧稍微想了一想,方才摇头道:“wo不换,wo要穿着嫁衣等着大汗回来。”/p

她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方才换来这身嫁衣,一辈子只有这么一次,也只有今天。她不想就这么结束,而且,这上面还带着皇宫的温度和气息。/p

明珠默默收回了手,转身取了热毛巾给她擦手。/p

与此同时,帐外的狂欢已经开始了。/p

他们大声笑着,唱着,好像快活至极。/p

“大汗,您可是娶到了一位美人啊。”/p

屠都看着上前敬酒的手下们,只是勾唇一笑。/p

吴明士和他们不同,只是默默地喝着酒。/p

屠都转过脸去,看着他道:“吴明士,你怎么不来上前祝贺?”/p

吴明士闻言站起身来,举起酒杯道:“今天是大汗新婚的日子,普天同庆,在下的心意就算不说,大汗您也明白的。”/p

屠都举起酒杯,仰头一口饮下:“你的主意不错,这女人wo很喜欢。”/p

吴明士闻言神情微变,继而又道:“大汗,公主殿下如今是您的大妃了,以后还会是您孩子的母亲,在下希望您能好好善待她。”/p

此言一出,屠都的脸色瞬间就变了。/p

他的脸上好像罩上了一层寒霜,突然就冷了下来。/p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p

众人见大汗脸色变了,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p

吴明士不紧不慢道:“公主殿下虽是北燕人,但她现在是大汗的妻子了,换而言之,她现在已经是突厥人了。”/p

身为谋士,他只会希望大汗能成为真正的仁君,而不是人见人怕的野蛮人。/p

屠都闻言将手中的酒杯一把撂下:“这点不用你提醒,本王自有分寸。”/p

他突然站出来说这种话,分明有扫兴之心。/p

屠都站起身来道:“这些美酒就留给你们了。”/p

美酒是他们的,而美人是他的。/p

吴明士起身恭送可汗,眸光微黯。/p

若是公主殿下不能乖乖听话,她很可能活不过明天……有时候,枕边人才是最可怕的。/p

无忧等了又等,迟迟不见屠都回来。/p

明珠寸步不离地守着她,给她准备了点晚饭,可她却一口微动。/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