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火海 一

作品:《帝业凤华

屠都简单粗暴的态度,让朝廷难堪,也让周佑宸气恼。/p

孟夕岚一直沉默着,高福利最会察言观色,将主子脸色阴沉,便立马跪下来道:“娘娘,奴才有罪!”/p

孟夕岚垂眸看着他,眼眸中隐藏的情绪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意思。/p

“起来吧……”孟夕岚沉吟许久,方才开口道。/p

高福利仍是跪着不动。/p

孟夕岚静静看着他,眸中渐有无奈之色。/p

“这与你无关!屠都野心勃勃,定是有备而来,是本宫太大意了,把他想得太简单了。”/p

她早知道他来者不善,却不知他竟然看中了无忧。/p

孟夕岚的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p

此番议和怕是不成了……不过,无忧不能嫁,谁也不别想把她从这皇宫中,从她的身边带走。/p

高福利最是了解主子,只是看她脸上的神情,就能隐约猜到她的心事。/p

娘娘把郡主视作亲生,怎会舍得把她交给屠都?既然如此,北燕和突厥怕是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了。/p

养心殿内。/p

周佑宸正在和大臣们商议,要如何应对屠都。/p

有人建议暗中刺杀,直接要了屠都的性命,给突厥人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p

众臣听罢,有人附和,有人摇头。/p

“屠都并非善类,怎会轻易被俘?而且,这一次是咱们北燕主动请求议和,若是派人行刺屠都,岂不是背信弃义!要让全天下的人耻笑。”/p

“屠都来势汹汹,若是不杀,等同于放虎归山!”/p

“杀了屠都,那突厥人就更加振振有词叫嚣着发兵了。到时候他们的十万铁骑一路杀到京城,不知又要有多少生灵涂染!皇上您要三思啊……”/p

这一句“三思”让周佑宸倍感头疼。/p

他使劲儿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头疼地厉害。/p

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p

“皇上,七王爷自立为王,内忧戡乱,若是突厥愤怒而起,到时候朝廷无兵可用,只有挨打的份儿啊。”/p

那些主张议和的大臣们思路很清楚,他们认为牺牲毓秀郡主一人,继而换来几年的太平日子是值得的。/p

周佑宸目光沉沉地望向众人,心中苦无对策。/p

牺牲无忧,的确可以换来暂时的平静,可这平静能持续多久,一年,两年……没人知道。/p

突厥人一心想要吞并北燕,单凭无忧郡主一人是阻挡不了他们的。/p

“皇上,毓秀郡主,也许是眼下唯一一个可以救北燕的人了。”/p

周佑宸听着大臣们的话,重重叹息,不做理会。/p

他甩袖而去,只留众臣面面相觑,心中不安。/p

慈宁宫内,灯火通明。/p

孟夕岚的身上仍是穿着华丽的宫装,头上的发饰也没有卸下来。/p

她就那样静静坐着,身边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p

“岚儿……”周佑宸唤她一声,她也没动,好像想事情想出了神。/p

周佑宸径直走过去,握住她的肩膀,微微用力:“岚儿。”/p

孟夕岚微微一怔,回过神来看他。/p

光是看周佑宸的那一脸疲惫,她就知道他在养心殿没少听大臣们的废话。/p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拉着他的手臂,让他坐到了自己身边。/p

周佑宸挨着她坐了下来,只觉肩膀微微一沉。/p

孟夕岚靠着他的肩膀,静静地闭上眼睛。/p

她需要养一养精神,哪怕只是暂时地也好。/p

“和亲的事,看来要耽搁下来了。”/p

周佑宸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p

孟夕岚闻言眉心微动:“事情还没到最后,也许还有转机。”/p

她这么说,不知是在安慰他,还是安慰自己。/p

今儿无忧已经露了面,就算她想要耍点手段,招人假扮无忧,桃僵李代也是不可能的了。/p

周佑宸轻轻握住她的手:“岚儿,朕问你一句,若是到了不得已之时,你可会……”/p

他并非是故意试探她,而是提前让她心里有个准备。/p

若是到了万不得已之时,为了稳住大局,他们也许只能牺牲无忧了。/p

突然之间,他感觉到握在自己掌心的手,竟有些微微颤抖。/p

她的手在发抖,肩膀在抖,待开口的时候,连声音都是含着颤音的。/p

“不可以,无忧不能动。”/p

这辈子,她亏欠褚家的已经太多太多了。若是把无忧也算在其中,那她几辈子都还不清了。/p

周佑宸默了一默,收紧双臂,用力拥住她微微发抖的身子,望着窗外凝重的夜色,眸中明灭不定。/p

这么多年了,无忧是她的心头肉,也是她的心中刺。她倾尽心力照顾无忧,只因她是褚家的孩子,褚静文的孩子……/p

孟夕岚一直哆嗦着,她从未这么怕过,不是贪生怕死的怕,而是害怕自己变成自己曾经一度最最厌恶的恶魔。/p

无忧是她良心上最后的一道底线了。/p

…/p

生平第一次,无忧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危机感。/p

不过才一夜的功夫而已,她就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焦点。/p

突然之间,她的婚事,突然就变成了可以决定上千万人生死的大事。/p

无忧的心里十分忧愁,她从未被卷如果是非之中,而这一次,她却是陷入了最深最汹涌的漩涡之中,完全无法动弹,挣脱不了。/p

无忧越想越怕,她抱住双膝,低头枕着自己的手臂,整整一个时辰都没有说话。/p

天色已晚,可长生还没有离开,他坐在她的对面,神情也是少有的凝重。/p

屠都的放肆言行,让父皇和母后难堪,也让人愤怒。他不怕他,真正可怕的是他背后的突厥铁骑。/p

想到这里,长生不由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桌上的长剑。/p

他暗暗下定决心,若是朝廷和突厥开战,他一定不会做个缩头乌龟,留在京城过安慰太平的日子。他会冲出去,冲到最前线去,杀敌救国。/p

子时一过,竹露亲自过来请太子回宫休息。/p

长生这才忧心忡忡地起身离开。/p

临走之前,他看向无忧,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姐姐别怕,你还有wo。”/p

他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让无忧知道。/p

他永远都是站在她这一边的。/p

无忧犹自发呆,杏眼微红,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没听见。/p

长生眸光一黯,转身走了出去。/p

竹露默默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略显落寞的背影,心中一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