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争执

作品:《帝业凤华

以身犯险的事,任何人都会起疑心。/p

邬雪儿没有过分低估了佟瑶,她不是没脑子的女人,只是被眼前被动的局面,束住了手脚。/p

她被禁足,被夺子,被嫌弃……换做是谁都会觉得害怕,觉得不安。/p

邬雪儿知道,佟瑶可能是起了疑心。可她一点都不担心,就算她不情愿也没关系,只要她稍微刺激刺激她,她还是会慌乱掉入陷阱之中的。/p

邬雪儿自信满满地想着,只把这漫长黑夜,留给佟瑶一个人去慢慢消化。/p

当主子的,若是泛起糊涂来,身边的奴才要是能及时提醒,倒也不会让事情越变越坏。/p

不过,佟瑶身边的宫人,多半都成了邬雪儿的亲信。/p

她们心里很清楚,跟着佟瑶这样失了势的主子,是她们自己倒霉。既然认了倒霉,就得开始想别的办法才是。/p

邬小主比主子得宠,也比主子聪明,若是能跟着她,往后必定有好日子过。/p

佟瑶心中迟疑,不知自己该不该为此一试。她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这条命了。/p

邬雪儿为了刺激她,不再和内务府那边打招呼,由着他们处处怠慢储秀宫。/p

奴才们一个个都见风使舵,见她不说话了,便继续苛待储秀宫的份例。/p

不过三五天的功夫,储秀宫里就没炭可烧了。/p

宫女们冻得哆哆嗦嗦,佟瑶更是吃尽了苦头,她连个暖手的汤婆子都没有,手脚冰凉,只能坐在床上,用厚厚的被子裹住自己保暖。/p

“娘娘,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不如奴婢去请邬娘娘过来吧。”/p

佟瑶闻言拢眉。邬雪儿就这样冷着她,必定是因为上次的事。她也许生气了,气她没有乖乖听话,气她的不领情。/p

“姐姐若是想来,早就来了,她要是不想,wo又何必去求!”佟瑶淡淡回应,语气里满含无奈。/p

“wo现在就好比那过街的老鼠……没人在乎,也没人可怜。”/p

邬雪儿不来也就算了,内务府怠慢苛刻倒也无妨,只是如今连太原也不派人过来了。之前,孟夕岚就算再怎么狠心,也会让太医按时过来,为她诊脉查看。/p

看来,孟夕岚这次是下狠心了,要由着她自己自生自灭了。/p

宫女闻言拿她没辙,便也不再劝道。/p

她只要花钱买通送水的小太监去给邬雪儿传话。/p

邬雪儿对储秀宫的事情,一清二楚,根本就用不着宫人们来回报。/p

“娘娘,这佟小主这几天可是没少吃苦头呢。娘娘您看,是不是到时候了?”邬雪儿身边的明秀,小心翼翼地询问道。/p

那佟瑶生育之后,身子就变得十分虚弱,动不动就生病。她的命,对娘娘还有用处,别再出什么事才好。/p

邬雪儿正在染指甲,鲜红的颜色,看着甚是扎眼。她不紧不慢地轻吹一口气,想要让指甲上的花汁子,快点变干,“急什么?她不多吃点苦头,怎么能下定决心?”/p

她在意的是这个局,而不是佟瑶的处境。/p

“别担心,本宫心里有数。如今这宫里除了本宫,还会有谁理睬她?”/p

明秀闻言低了低头:“娘娘说的是。”/p

不过,就在她满腹自信的时候,突然有人出手管了储秀宫的闲事。/p

这人就是宋青儿,她和佟瑶同居婕妤之位,只不过是一个新宠,一个是旧人。/p

宋青儿平时一向行事低调,从不主动掺和到宫中的纷纷扰扰之中。她不愿去管别人的闲事,这还是第一次。/p

宋青儿吩咐宫人,把自己的份例分出一份送去储秀宫。宫人只把东西送到,其他的什么都没说。/p

佟瑶见状心中纳闷,不解其意。/p

她和宋青儿只是见过几面而已,根本没什么交情可言。她居然会对她伸出援手,这实在让她费解。/p

宋青儿的行为,也让邬雪儿有些措手不及的惊慌。/p

宋青儿在宫中没有同盟,她从不和人分帮结伙,却是在孟夕岚跟前最得脸的人,难道……难道这是孟夕岚的意思?/p

邬雪儿凝眉一想,心里微微有些急了。/p

她好不容易才想到这个计划,可不能让孟夕岚出来插手,坏了她的苦心经营。/p

这天下午,邬雪儿再次来到储秀宫。/p

佟瑶正在喝汤,屋里暖炉烧得正旺,她的脸上红扑扑的。/p

“几日不见,妹妹的气色好了不少。”邬雪儿阻拦了她起身行礼,只是静静地坐到了她的旁边,看了一眼她手里的鸡汤,试探问道:“这汤闻起来好香啊。”/p

佟瑶点一点头:“这是青儿妹妹派人送来的。”/p

“哦?”邬雪儿诧异挑眉,似有不解:“wo真没想到,妹妹和青儿妹妹的交情这么好?”/p

佟瑶放下羹匙,默默摇头。/p

“姐姐不要拿wo说笑了,wo和青儿妹妹只是泛泛之交。”/p

邬雪儿含笑道:“怎么会呢?wo看她对你可是很好的。”/p

“其实……说实话,wo也不太清楚。”佟瑶心里也十分纳闷。/p

邬雪儿闻言,拿过她的鸡汤,送到鼻尖闻了闻:“闻着还真香啊,不会有什么问题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