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锥心

作品:《帝业凤华

孟夕岚并不是初次有孕,所以,她很清楚胎儿在她身体里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p

疼痛可以刺激一个人的神经,让人变得更加敏感。/p

孟夕岚看着周佑宸的脸,勉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p

周佑宸见她要动,忙按住她的肩膀:“不行,你现在还不能动!”/p

孟夕岚闻言眸光一凝,咬牙推开他的手,掀开被子去看自己的身体。/p

不对,有些不对劲儿。/p

孟夕岚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还有露出来的双腿,便要掀起裙子看个清楚。/p

周佑宸知道她发现什么了,用力按住她的手道:“岚儿,你别再问了,朕求你……”/p

此话一出,孟夕岚什么都明白了,她顿时像发狂了一样,狠下眼神道:“为什么不能问?wo为什么不能问……”/p

周佑宸没想到她会挣扎地这么厉害,手下暗暗用力,却不想伤了她。/p

孟夕岚一动弹,身下的疼痛更甚。/p

她忍着痛厉声道:“wo的孩子呢?周佑宸,你跟wo说实话,wo的孩子呢?”/p

周佑宸神情沉重,轻轻地摇头道:“孩子没了……”/p

虽然早已经猜到了会是这么回事,但是亲耳听到这句话,还是让孟夕岚为之一惊。/p

她怔怔地看着周佑宸充满歉意的眼神,脑袋里嗡嗡作响,像是有无数只虫子,一股脑地涌了进来,将她整个人,整个身体都吃空了,掏空了一般。/p

孩子没了,她的身体里也变得空荡荡的。/p

周佑宸伸手想要摸她的脸,却被她转头躲开,冷冷道:“别碰wo!”/p

从小到大,孟夕岚从未用这样的态度对他说过话。/p

这样的她,让周佑宸觉得陌生和不安。/p

“岚儿,当时的情况危急,朕只能选你……”/p

周佑宸愧疚开口,他的话还未说完,孟夕岚就打断他:“wo不需要你的解释!wo的孩子没了,你们都是很凶手。”/p

他和焦长卿,他们都是自以为是的凶手。/p

说完这话,孟夕岚背过身去,无力地躺了下去。她蜷着身子,双手下意识地抱住自己的身体,此时此刻,她只觉得自己又冷又疼。/p

她的孩子,她那么想要的孩子。虽然拥有长生和无忧,她已经很知足了。但她对任何事情都不喜欢轻易地放弃。/p

这世上哪有什么简单容易的事,每一件都需要付出和努力。不走到最后一步就认输了,那怎么行?/p

周佑宸默默地看着她,低了低头道:“岚儿,别恨wo,千万别恨。咱们已经有长生了,不是吗?”/p

孟夕岚一言不发地躺着,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不回应。/p

须臾,竹露红着眼睛,缓缓走了进来道:“皇上,是时候该上早朝了……”/p

周佑宸原本想留下的,可他又觉得让孟夕岚独自一个人静一静更好。/p

他站起身来,语气沉沉道:“岚儿,朕晚上再来看你。”/p

孟夕岚一动不动,仿佛什么也没听见。/p

周佑宸无奈离开,竹露适时地上前几步,小声道:“娘娘,请您不要太过悲伤,请您一定要保重凤体啊。”/p

竹露等了一阵,见她还是不说话,心中更加慌乱了起来。/p

“娘娘,你若是心里不痛快,您就拿奴婢撒气吧,千万千万别气坏了自己的身子。”/p

她知道,娘娘一旦知道孩子没了,必定会心痛不已。可她宁愿看着主子发怒发火,也不愿她这样沉默着。/p

竹露等不到可以让她安心的回应,又不敢离开去找焦大人。/p

她很担心,若她不在的时候,娘娘会不会冲动之下做什么傻事?幸好,竹露还未去找,焦长卿就已经自己过来了。/p

昨晚,他没有出宫,一直留在太医院。/p

今儿一早,小春子给他捎去了口信儿说娘娘已经醒了。/p

焦长卿生怕会有什么事情,所以,匆忙赶到。然而,在他进殿之前,竹露先迎了出来,满脸慌张道:“大人,大事不好了,娘娘都知道了。”/p

焦长卿皱皱眉头道:“娘娘的情绪如何?”/p

竹露哽咽道:“不好,娘娘一声不吭地躺着,谁也不理……”/p

焦长卿心头一沉,只道:“那好,wo这就进去看看。”/p

“大人,您要小心些,如果娘娘说了什么难听的话,还请您……”/p

焦长卿着急进去,只摆手示意她不用继续说下去了。/p

他早有准备,就算孟夕岚要杀他,他也无所畏惧。/p

不管她怎么恨他,怎么对他,他都不会后悔。/p

为了保暖,门窗里面都挂上了厚厚的帘子。窗外的阳光无法照射进来,殿内又点了一盏灯,昏暗的光线,令人倍感压抑。/p

焦长卿抬头向床上看去,她就静静地躺在那里,明明什么都没说,却又莫名地给人一种沉重之感。/p

焦长卿不敢走得太近,缓缓下跪道:“娘娘,臣有罪。”/p

孟夕岚听到了焦长卿的声音,肩膀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p

跟着,她缓缓地动一动,似乎想要坐起来,竹露连忙上前去扶她:“娘娘您小心。”/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