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两极 二

作品:《帝业凤华

虽说夏天还未过去,但日子也是一天比一天凉了。/p

高福利冷眼打量着张蓉儿,只觉她今儿这身装扮看着有点怪……不,与其说怪,还不如说别有用心。/p

张蓉儿尽管在外面披了一件披风,可也遮不住里面的纱衣。那雪白的薄纱贴着同样白皙的皮肉,更显单薄,仿佛轻轻一戳就会被戳破的。/p

高福利拧着眉头,心想:文婕妤这打扮看着可不像是来请安的。/p

张蓉儿知道旁人的奴才们都在偷偷打量她,反正都是一群没用的阉人,她也不在乎,随他们看去。/p

她等了片刻,里面终于有了动静。/p

高福利见皇上准了文婕妤进去,可娘娘没有先走,便安心不少。/p

鬼知道,这女人打了什么主意?/p

张蓉儿独自一人缓步迈入养心殿,周佑宸故意低头看折子,而不是不去看她。/p

孟夕岚坐在一旁,静静地望向她,待见她这副特别的打扮,不禁眉心一动,弯起嘴角。/p

张蓉儿脸不红气不喘地上前请安,语气轻柔,神情恭敬。/p

周佑宸本不想抬头看她,谁知,身旁的孟夕岚突然轻笑一声,惹得他有些在意。/p

他抬头扫了一眼对面的张蓉儿,不用多看,只需一眼,他就知道她不对劲儿。/p

“朕不是说过,不许你再出现在养心殿吗?你明知故犯,最好给朕一个合理的解释……”/p

张蓉儿缓缓伸手解下披风,柔柔笑道:“皇上,臣妾今儿不是来讨人嫌的。臣妾今儿是来给皇上和娘娘解闷儿的。”/p

她露出里面穿着的轻薄的纱裙,虽然纱裙包裹住了她的全身,遮住了春色,却将她曼妙纤细的身材,完美凸显出来。/p

孟夕岚看着她那水蛇一般的细腰,心里微微有些惊艳。/p

她本就是清瘦,只是如今看着更惹人怜爱了。/p

张蓉儿无畏仰起头,用一种略带挑衅的眼神看着孟夕岚,嘴角轻抿,隐含挑衅。/p

不管如何,同样身为女人,她的身段足以令她骄傲。/p

孟夕岚见状,只是微微而笑。/p

到底是年轻气盛,为了争宠,可以这么折腾自己。想必,她为了这身段儿,一定没少让自己吃苦头。/p

张蓉儿的确是豁出去了,她转眸望向周佑宸,心中隐隐期盼着能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惊艳的微芒。/p

只要一点点,一丝丝,那就是对她莫大的鼓舞。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周佑宸那双褐色的眼眸里毫无波澜,甚至没有半点情绪,她就那样静静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复又低下头去,提笔在奏折上轻轻划了一道。/p

张蓉儿呼吸一窒,但没有灰心,故意望向孟夕岚道:“娘娘,臣妾闲来无事,拜师学了一支舞,今儿特来这里献艺,还望娘娘恩准。”/p

孟夕岚还未开口,周佑宸便已经冷冷开口道:“不准!文婕妤,你是脑子不好,还是记性不好?上次朕对你说的话,你都忘了?”/p

不管她穿不穿衣服,她在他的眼里都没差别。/p

张蓉儿稳住不安的心跳,淡淡道:“皇上,臣妾为了练好这支舞,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呢。不过只是片刻工夫,皇上难道连这么一点点时间都不愿给臣妾吗?”/p

周佑宸正欲再说,旁边的孟夕岚轻轻动了一下他的衣角:“皇上,既然文婕妤是有备而来,咱们一起看看又如何?”/p

周佑宸挑眉看她:“你要朕看她穿着这身衣服跳舞?”/p

“有何不可?文婕妤是皇上的妃嫔,给皇上献一支舞又有何不可?”/p

周佑宸原本没有表情的脸,听了这话,方才皱起眉头:“怎么?你也想要考验考验朕吗?”/p

孟夕岚闻言失笑,只是摇头,继而望向张蓉儿,语气清凛道:“wo只是觉得她太可怜了……”/p

她用不着考验周佑宸,因为她从未想过要拴住他一辈子。不管他喜欢谁,只要他欢喜,她便欢喜。/p

没错,争宠争到这个份儿上,连自尊心都不顾了,这还不够可怜吗?/p

张蓉儿脸色一白,回看孟夕岚,故意不在乎道:“承蒙娘娘您的垂怜,那臣妾就献丑了。”说完,她拍了一下手,示意外面的乐女进来,为她伴奏。/p

乐曲响起,张蓉儿缓缓舞动起她纤细的腰身,看起来果然是美极了。/p

孟夕岚心平气和地欣赏着她的舞姿,周佑宸却是有些不耐烦,可他的胸口还是微微发烫,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男人的本能。/p

那些感官上的刺激,那些过于妩媚的挑逗,可以在人的身上点上一把火。/p

周佑宸皱眉不悦的模样,被张蓉儿看在眼里,她不为所动,更加卖力的表演。/p

待到一舞完毕,她早已经气喘吁吁,跪地行礼道:“臣妾献丑了,不知皇上觉得如何?臣妾跳得好看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