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花开花落 三

作品:《帝业凤华

周佑宸立于几步之外,静静地唤了她一声,他脱去风帽,露出一双泛着血丝的眼睛,语调之中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深沉。/p

他到底是赢不过她,比不过她。听说她在宫外一切都好,可他的心里却始终觉得漏了个洞,怎么填都填不满。/p

宫里越是热闹,他就越觉得寂寞,因为他最想见的人,并不在他的身边。/p

“拜见皇上,皇上吉祥。”/p

孟夕岚缓缓起身相迎,高福利同时给竹露递了个眼色。/p

竹露低了低头,两步并作一步地匆匆离开,还不忘转身悄悄将房门给严严实实地关上,免得二位主子说话不方便。/p

周佑宸将孟夕岚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才开口道:“你果然很好。”/p

看一个人过得好不好,开不开心,光看她的气色就知道了。/p

一个心事重重的人,是没办法吃好睡好的。/p

孟夕岚微微低头道:“如此普天同庆的大日子,皇上怎么能擅自出宫呢?”/p

他果然还是这样任性,做事冲动,不计后果。/p

周佑宸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伸出一只手给她。/p

孟夕岚抬头看了他一眼,方才起身回握住他宽厚的手掌。/p

周佑宸稍稍用力,把她往身前一带,和她面对面地站在一起。/p

咫尺的对视,让孟夕岚看见了他眼中的红血丝,顿时在意道:“皇上的眼睛怎么红了?”/p

周佑宸闻言笑而不语,神情稍稍有些得意。/p

他是日夜兼程赶来的,一路上几乎没怎么阖眼休息,只想着见她一面。/p

孟夕岚隐约猜到了几分,咬了咬唇,也不明说,只道:“皇上,凡事该以大局为重,下次别再这样了。”/p

周佑宸微微俯身,平视她的目光,道:“别说教了,wo天亮了就得走。”/p

正如她所思所想的那样,他不能离开京城太久,尤其是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p

孟夕岚闻言微微一怔,拉着他的手,让他坐了下来。/p

“皇上饿了吧?”/p

她正想让竹露准备饭菜,却被周佑宸抬手阻止:“wo不爱吃寺中的饭菜。”/p

孟夕岚有些无奈地看着他:“怎么越发像个小孩子了,现在不是挑嘴的时候。”说完,她唤来竹露把饭菜都热一热,顺便再做两道点心来。/p

竹露含笑应是。/p

周佑宸看着孟夕岚,以为她有很多话要和自己的说。/p

谁知,她比他还要沉默。/p

“你都没有话要和wo说?”周佑宸最先沉不住气,开口发问。/p

“看着皇上一切都好,wo就放心了。”/p

周佑宸眉眼间闪过一丝失望,她对他不再嘘寒问暖,反而处处都透着不必要的小心和客气。/p

“你怎么知道wo一切都好?”/p

孟夕岚亲自给他斟茶道:“若是京城出了什么事,家里人会给wo捎信儿来的。”/p

她独居这里,并不是为了与世隔绝。该知道的事,她都会知道。/p

“近来,大臣们张罗着要给wo选妃立后了。这件事你知道吗?”/p

他年满十六,早已可以娶妻生子,而且,新帝即位,理应充实后宫,孕育皇嗣,这样做有利于稳固朝政。/p

孟夕岚睫毛轻颤,没说知道也没说不知道,只静静道:“恭喜皇上,这是顺应民心的好事。”/p

“好事?”周佑宸挑眉看她,眸光微微一黯。/p

孟夕岚转过头去,眼睛看着窗纸上斑驳的树影,坦言道:“后宫那么大,皇上又是新君继位,身边怎能没有自己的可心人呢?”/p

她不是为了故意激怒他,才这么说的。而且,总要有人在他的身边。/p

“可心人?那你算什么?”周佑宸可从未想过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在他的内心深处,那些朦胧的心思和隐忍的**,只和她一个人有关。/p

她明明知道他喜欢她,可她还是要逃,要躲,要把他推给别人。/p

孟夕岚沉默片刻,跟着道:“皇上,选后纳妃并不是为了满足儿女私情,而是为了网罗人脉,这是您现在最需要的东西。所以,就算您不愿意,也请您暂时委屈一下,不要一味地反对,不给别人机会……不管怎样,都只是逢场作戏而已,皇上这么聪明,一定会明白的。”/p

男女之事,有些时候不用说得太明白。该懂的时候,自然会懂,再不济他的身边还有那些奴才呢。/p

周佑宸听到这里,不由失笑。“逢场作戏……哈哈哈……”/p

他的笑声听起来冷冷的。/p

他的气息吹动了烛火,使得烛光明灭闪烁,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阴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