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染指 四

作品:《帝业凤华

进宫,受封,退婚,守丧……这些年,孟夕岚在宫中经历了多少事,孟正禄一清二楚。整整六年,女儿的外表,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她的心里,那些旁人看不见的地方,似乎变了很多。/p

孟正禄直视女儿的脸,她的眉眼间仍隐约可见几分少女稚气,但是眼神已经不同。那感觉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其实这种感觉,孟正禄很久已经有过了,虽然只是一瞬间,他还记忆犹新。/p

“爹,女儿走到今天这一步无怨无悔,这些年咱们孟家也算是顺风顺水,wo能为家里出一份力,自然是好的。可现在,时局不定,朝中多事,女儿也不能一味地躲清闲。此番做出这个决定,一来是因为wo对九爷有情。二来是因为局势所迫,新太子的人选,皇上迟迟未定,这对wo们不利,对贤亲王更加不利。身为臣子,wo们不能左右皇上的心思,更不能与皇上的心思背道而驰。”/p

孟正禄闻言正色道:“这其中的厉害,为父知道。只是九爷他……”/p

周佑宸在朝中一点势力都没有,根本没有人看好他。如果说支持周佑麟是作茧自缚的话,那么支持周佑宸就是自讨苦吃。/p

“父亲的担心,夕岚明白。九爷其实并不像外人所传的那般乖张暴戾,他是一个很有毅力的人,否则,也不会在长清宫熬过十年。只要有人悉心教导,全力辅佐,他一定可以的。”孟夕岚想要说服父亲相信,周佑宸是个可塑之才。/p

孟正禄紧锁眉头,此等大事,又怎能只是说说那么简单。/p

“岚儿,让为父考虑考虑。”/p

孟夕岚静静点头道:“女儿明白。”/p

从父亲的书房出来之后,孟夕照一路跟着孟夕岚,待走过拱门处,才道:“夕岚,和哥哥聊几句。”/p

孟夕岚转眸看他,静静点头。/p

他们兄妹俩已经好久没有认认真真地说过话了。/p

孟夕照亲自给妹妹倒茶:“今儿的事,你可是把wo和爹都吓坏了。想来,你的心里也不好受吧。”/p

孟夕岚接过茶碗,看向哥哥,轻声问道:“哥哥,你不会生wo的气吧?”/p

“wo不生气,wo没有资格生你的气。”孟夕照微微沉吟道。/p

“这些年来,你心里一直藏着这么多的事情,可wo这个做兄长的,却一点都不知道。说来,真是惭愧……”/p

“哥哥别说这样的话,是wo擅自主张,故意瞒着你们。”孟夕岚低了低头。/p

“夕岚,你说你对九爷有情,所以,你当年是为了他才退婚的?”/p

有些事,孟夕照觉得自己还是要问清楚。/p

妹妹和褚静川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可她居然忍心和他解除婚约,必定是因为某些重要的人,重要的事。/p

若是她今天没有提及九爷,孟夕照还以为她当年退婚是因为顾忌王爷,所以才不得不忍痛悔婚。/p

孟夕岚见哥哥问得这么直接,一时语塞。哥哥一定是误会了。/p

“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孟夕岚模糊回答。/p

“岚儿。”孟夕照放下茶杯,语气淡淡道:“你现在选了九爷,往后,你就要跟着他一辈子。你,孟家,咱们所有人都要跟他系在一起。”/p

这就像实一场豪赌,输赢只是一瞬,可一旦买定离手,便要一辈子受其影响牵累。/p

“对不起,哥哥。”孟夕岚突然道了一句。/p

孟夕照双眉一挑,神色凝重了起来,“不要说对不起,你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孟家的事,是wo们对不起你……岚儿,有些事你不愿说,那就不说。只是,wo担心你,担心你一个人在宫里腹背受敌,身边连个可以信任依靠的人都没有。”/p

“有九爷在,wo在宫里的日子也不算苦。”孟夕岚淡淡回了一句。/p

孟夕照无奈叹气:“九爷他还是个孩子。他如何能照顾好你?岚儿,你真的喜欢他?”/p

孟夕岚微微一笑:“喜欢是喜欢的。哥哥,他对wo来说,真的很重要。”/p

孟夕照面露不解之色,可他还是尊重妹妹的选择。/p

就在孟夕岚和父兄说明心事之后,皇上在朝中有了动作。三年一届的官员大选即将开始,又到了吏部最忙最要紧的时候。/p

吏部乃是六部之首,能到吏部管事做官的人,不是状元之才,就是名门之后。/p

孟夕照原本一直跟着父亲在户部做事,官品不高。谁知,周世显破例提拔他,将他调任吏部,还将他升为五品侍郎。孟夕照资历尚浅,做官还不到十年光景,就一跃成为五品吏部侍郎,着实让人惊诧和眼红。/p

这不是论功行赏的奖励,而是破格提拔,实在让孟家人受宠若惊。/p

孟夕岚听到消息之后,也是微微一怔。/p

不过,她很快就平静下来,不管皇上的目的是什么,这对哥哥来说是一件好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