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夜游皇宫 一

作品:《帝业凤华

周佑宸听了发愣,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答。

孟夕岚见他不答,故意抬头看着他,眸光闪闪发亮。

周佑宸也抬起头,正对上她笑盈盈的眉眼,一时竟看呆了。

她微微而笑的样子最好看,比他见过的所有的女子都要好看。弯弯的眉眼,殷红的嘴唇轻轻抿起,露出一对儿浅浅的梨涡,笑靥如花,明眸善睐。

他就那样呆呆地看着她,呆看了好一会儿,不知不觉间,脸上又泛起一阵淡淡的红晕。

孟夕岚见状,也再不逗他了,低头继续给他擦手道:“明儿是十五,你跟wo一道去给太后娘娘请安吧。”

周佑宸微微皱眉,不屑的哼了一声。“wo不去……”

孟夕岚摸摸他的脑袋,好生劝道:“这都一晃都大半个月了,你也是时候过去露露脸了。别担心,只管照wo教你的去做,太后娘娘会喜欢你的。”

他虽然生有一双褐色眼眸,但这张脸骗不了人,他和周世显的相似的地方,不止有一两处。

周佑宸果然不再吭声,眉头一展,又道:“这回儿wo听你的,但下回,你要听wo的。”

孟夕岚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不知他心里又有了什么主意。不过,只要他能在太后的跟前好好表现,自己点头答应他一次也无妨。“你想让wo答应你什么?”

周佑宸故意买了个关子,微微挑眉:“wo现在不说,等到了时候,你一定要依着wo就行了。”

孟夕岚听他这话,只觉他只是一时小孩子心性,便含笑应了。

翌日一早,周佑宸早早地来到慈宁宫,孟夕岚携着竹青竹青和高福利在宫门前,等着他来。

周佑宸今儿仍是穿着那身鹊灰色的长袍,身上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

孟夕岚向他招一招手,让他来到自己跟前,低头检查了一下他的双手和袖口,他的指甲微微泛白,很干净,袖口也是。

不过,他的手太凉了,像是个病人似的。

“竹露把wo的手炉拿来。”孟夕岚转身吩咐了一句。

竹露把手炉递了过去,周佑宸却是不接:“女儿家的东西,wo捧着做什么……”

“拿着吧,一会儿太后娘娘要是让你过去跟前说话,怕是会疑心的。”他的身体似乎与寻常人的不太一样,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想必只有太医们才能看得出来。

太后娘娘晨起的时候,微微有两声咳嗽,原本是不想见人的。因着是孟夕岚,她才懒懒地坐了起来。

吕公公在旁伺候,小声道:“娘娘,九殿下今儿也一起过来了。”

太后微微蹙眉:“他怎么也来了。”

吕公公含笑道:“八成是公主殿下的意思吧。”

算算日子,孟夕岚教导周佑宸也有快一个月了,总要让太后娘娘看到点效果才行啊。

太后心里对周佑宸的态度,还是很纠结……如今,这孩子在宫里就像是个烫手的山芋,人人避之不及。按理说,他是皇上的儿子,生母又早逝,身边应该有个养母照料才是。可这个养母的人选,太后迟迟也拿不准主意,因为根本没人愿意把他养在身边!

思量间,孟夕岚已经携着周佑宸进来了。

“儿臣给母后请安,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孟夕岚微微而笑,低头行礼。

周佑宸的动作稍微慢了半拍,但还是照着孟夕岚教她的规矩,双膝跪地给太后娘娘磕头请安道:“孙儿给太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他这规规矩矩的态度,让太后微微诧异,吕公公也是看得一怔。

孟夕岚垂眸不语,眼角的余光一直望着周佑宸的背影。他的脊背挺得笔直,仍有点倔强的模样。

太后思量片刻,眉目舒缓开来,温和道:“起来吧。”

“谢太后娘娘。”周佑宸原本就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要不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见了长辈该怎么行礼,该怎么回话,该怎么站着,他心里都记得清清楚楚。

太后瞧见,只把目光一转放在孟夕岚的身上,似叹非叹地感慨道:“还是你有办法,你瞧瞧……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孟夕岚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只拉着周佑宸的手,把他往太后的跟前送了送:“九殿下天资聪慧,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哪里需要wo出什么力。”

太后稍微坐直了身子,仔细看着越走越近的周佑宸,不觉又是一惊。

这五官,这长相,简直和周世显有七八分的相似,唯有那双褐色的眼睛,像极了他的生母。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打量周佑宸……打从他出生之后,她只见过他三回,第一回是在他出生的时候,第二回是满月的时候,第三回是他生母萧妃去世的时候……

太后深深地吸一口气,对周佑宸伸了伸手道:“孩子,你过来让哀家仔细瞧瞧。”

周佑宸闻言站着没动,转头看了一样孟夕岚,只见她笑盈盈地提醒他:“快去吧,太后娘娘叫你呢。”

周佑宸一脸严肃,拘谨地往前走了两步。

太后盯着他的脸看了又看,心中的疑虑尽消,反而还生出几分悔意来。

早知如此,当初应该对他好些……滴血验亲,根本就是多余的!

“好孩子,从前在宫里你受了不少苦,不过你放心,往后在这宫里没人再敢欺负你了。”太后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又摸了摸他的头。

周佑宸本能地想躲开,但想到孟夕岚说过的话,只是攥紧双拳,默默地点了下头。

太后上了年纪,最容易心软,孟夕岚知道只要周佑宸肯好好表现,太后是不会为难他的。

从正殿出来的时候,孟夕岚微微站定,对着周佑宸道:“今儿wo还要带你见一个人。”

周佑宸立刻摇头:“wo要回长清宫。”

孟夕岚轻声道:“她是你姐姐文安公主,你应该见见她。”

周佑宸不耐烦地抬起头,“为什么?”

“因为她会是个好姐姐,也会真心疼爱你。这宫里可以真心相对的人不多,对你而言更是。”孟夕岚毫不隐瞒地说出自己的初衷。

周佑宁是何其温柔善良的人,孟夕岚比谁都要清楚。她从未有过害人之心,更不懂什么是人心算计。

对于周佑宸,周佑宁所知甚少,并不是她不关心,而是太后从不让她过问宫中那些不好的传闻。

孟夕岚把周佑宸带到周佑宁的跟前,还不等她开口,周佑宁就眼窝一酸,含泪抱怨自己道:“wo连自己的亲弟弟都没见过,wo还算什么姐姐……”

孟夕岚上前安抚她道:“现在见到了也不迟啊……别哭哭啼啼的,让弟弟见了笑话。”

周佑宁闻言连忙恢复平静,走到周佑宸的跟前,脸上还挂着泪珠,咧嘴笑笑道:“九弟,姐姐往后一定会对你好,对你一百个好,一千个好。”

周佑宸稍稍往后退了一步,似乎对眼前这个又哭又笑的人,很有些摸不着头脑。

周佑宁将他上下打量了个遍,又是摇头,又是点头,半响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孟夕岚微微而笑:“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呢?”

“没什么,只是觉得九弟他太瘦了,看起来有点可怜。”周佑宁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想要碰一下周佑宸的肩膀。

周佑宸却是神情避讳地往后躲了躲,眼神中充满抗拒。周佑宁稍微有些失望,倒也不怎么在意,只是笑着又道:“这里的小厨房做东西可好吃了,九弟想吃什么?”

周佑宸还是不说话,只看着孟夕岚摇了摇头。

“妹妹,要不改日吧,wo还要去长清宫检查他的功课呢。”孟夕岚知道周佑宸的耐性有限,这会儿他已经呆不住了。

周佑宁望着周佑宸道:“那下次吧。九弟,你可一定要常常来找wo玩啊。”

周佑宸在孟夕岚的注视中,勉为其难地点了一下头。

回到长清宫,周佑宸有些疲惫地坐在椅子上,孟夕岚倒是精神得很,拿起他昨晚练习过的功课,仔细检查起来。

写错的字,她会用朱墨画上一个圈,还会在旁边补写上正确的字。

周佑宸的书法,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进步。不过,虽然写得还不够工整好看,却也没有随便敷衍,一笔一划都很用力。

孟夕岚不禁微微弯起嘴角,正欲抬头称赞他几句,却发现他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翠儿捧着茶碗上前,见此情景,连忙站住了。

孟夕岚回头看她,轻声吩咐:“就让他在这里歇会儿吧。wo先回去了,好好照顾你家主子。”

翠儿默默点头,朝她轻轻行了一礼。

入夜之后,竹露见孟夕岚一直在低头做针线,忙给她添了盏灯。“主子仔细眼睛。”

孟夕岚的手里正拿着一件做好的小衣服,那是准备送给云哥儿的百天礼物。

衣服是做好了,不过图案也没有绣好。

孟夕岚见竹露站在一旁,便道:“你去外间睡吧。等wo修好这一块就休息了。”

竹露应了一声是。

半个时辰之后,孟夕岚终于是绣花这处花瓣,满足地叹了一口气,收起针线,起身呼批上一件袍子,走到窗子前透透气,醒醒脑。

她正看着月亮出神,忽见廊下悄悄走过来一个人影,她原以为是守夜的太监,但定睛一看,却是吓了一跳。

周佑宸的身影被烛火拉得长长的,他直奔她的窗口而来,然后朝她坦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