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无妄之灾 四

作品:《帝业凤华

孟夕岚眼中带着冷冽的决绝,神情认真得有些可怕。

慕容巧直直盯着面前的人,竟不知她居然会有这样的勇气。但毫无疑问,不管她是一时冲动的莽撞也好,还是深思熟虑的勇敢也罢,眼下这个节骨眼上,她需要一个人信得过人去看望儿子,替他周全。

宫里的算计多,宫外的黑手更多。

慕容巧不能出宫,一旦她离开皇上的身边,皇后一等人必定会想尽办法落井下石。不管别人怎么想,她都要让紧紧拴住皇上的心,让他帮助周佑麟解决掉眼前这个困境。

“宫中人脉关系,千丝万缕,盘根错节。本宫走不开也不能走,但你可以帮助本宫,守护麟儿。只要你能护吾儿平安,完好无损地回到宫中,本宫愿意满足你的任何心愿!本宫保证!”慕容巧字字笃定,满怀诚意。

孟夕岚微微福一福身:“wo与娘娘所求一致,定当全力以赴。”

慕容巧闻言略显苍白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

翌日一早,孟夕岚在太医院将近半数太医的陪同之下,驱车离宫。

慕容巧特意为她送行,经过一夜的思量之后,她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苏皇后恰巧出现,看着宁妃那张脂粉厚重的脸,不由冷嘲热讽道:“你居然还有心情打扮自己?啧啧,还真是心大啊。”

儿子都要死了,还打扮成这副模样是要给谁看?!

慕容巧的眼风一厉:“皇后娘娘,本宫今日心情欠佳,劝您不要过来和wo找不痛快,免得伤着您……”

苏皇后见她事到如今还是满口嚣张,更是冷笑起来:“你儿子生死未卜,你还有能耐来吓唬本宫,真是荒唐可笑!如今,你已经是强弩之末,往后最好谨言慎行,要是再敢作威作福,本宫绝不会让你好过!”

“呵呵,皇后娘娘好大的口气!谁说wo的麟儿就一定会出事了?娘娘身为皇后,居然出言不逊,公然诅咒皇嗣,信不信本宫现在就让皇上治你的大不敬之罪!”慕容巧的一番话,顿时让皇后变了脸色。

苏皇后有些气急败坏:“放肆,要治罪也是先治你的罪!你三番四次顶撞本宫,你的眼里根本就没有wo这个皇后!”

慕容巧闻言忽然上前一步,一边抬手做掌掴之态,惹得身旁的宫女一惊,还以为她想要鱼死网破,大打出手呢。

苏皇后下意识地一躲,但又觉得不对,瞪起眼睛来:“你敢!”

谁知,慕容巧只是伸手轻轻拍去她肩上不知从哪儿飘来的花瓣,淡淡道:“怎么皇后娘娘怕了啊?放心,本宫不会动你一根汗毛,皇后娘娘觉得本宫装扮太过,好,等到皇后娘娘殡天那日,本宫定会一身白孝,送您好走!”

“你……”和慕容巧争口舌,她根本讨不到半分便宜。

慕容巧愈发咄咄逼人起来:“皇后娘娘,落井下石的人,死后可是会下地狱的!您好自为之啊。”

她知道自己输了气势,哪怕是现在这种时候,也不可以!

另外一边,孟夕岚坐在马车之中,哪里知道身后这场的唇枪舌剑。

与她同行的随从,只有竹露竹青和小利子。此刻,他们的脸上皆是一脸沉重,只觉不是在出城,而是要去送死!

孟夕岚沉吟片刻,淡淡道:“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高福利闻言抬一抬头,眸光微微闪动:“主子不怕,奴才就不怕!”

听说,宫中派出的太医们,临别之际都给家里留下一封家书交代身后事,一旦出了这个城门,没有人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

正思量间,马车突然中途停下,孟夕岚身子一晃,幸好竹露在前及时挡住。

孟夕岚生怕有变,掀起帘子朝外看,结果却看到褚静川的脸。

他的眼睛盛满了一种近乎于心疼和愤怒之间的神色。他望着她,也只望着她,沉声道:“你下来!”

孟夕岚垂眸,淡淡开口:“静川哥哥你让开,wo要出宫。”

“让开,让wo眼睁睁地看你去送死!”褚静川的语气急切,一改平时的温和。

孟夕岚闻言抬眸看她,一下子直接触到他的目光,脸色也沉了下去:“哥哥这是什么话?难道wo父兄已经行将就木,只能等死了吗?”

褚静川被她问得一怔,张了张嘴,却只道:“城外太过危险,你不要去。”

孟夕岚似笑非笑地抿起嘴角,眼中威仪因隐现:“静川哥哥,连太后娘娘都拦不住wo,你觉得你能拦得住wo吗?”

“岚儿……”

“你要是还相信wo,那就等着wo,等着wo回来。至于旁的话,你不要说,wo也不想听!”孟夕岚说完这话,便把帘子重重放下。

褚静川凝视那片厚厚的帘帐,恨不能立刻冲上去把孟夕岚给拽下来,然后用绳子绑在身边,然终究只是无用,他拦不住她,只能狠心放手。

马车缓缓而动,孟夕岚缓缓闭上眼睛,默默在心中对褚静川说了一声“对不起”。

孟家的指望,全在父亲和兄长的身上,偌大的一个家,所有人的活路全都拴在他们的身上。她不能等,不能等……

竹露见她这般,便知她是伤心了,忙道:“主子,褚大人也是担心你……”

她是他的心上人,又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他如何能不担心,不在乎?

孟夕岚淡淡道:“wo知道,wo没事。”

不知是不是因为时疫的消息传开以后,闹得城中人心惶惶,行走在街上的路人少之又少,街边的店铺几乎全都关着,只有两间医馆开门。

孟夕岚瞧着这满街萧条的景象,不禁更加忧心城外的父亲和哥哥们。

从出城的官道直到出城口的路,全都是浇上了厚厚的石灰,这是为了防止时疫传进城来的一种方法。守城的官兵,一个个都把自己包得只露出一双眼睛,每天也是过的心惊胆战。

孟夕岚抬头看了看天,只觉天空碧蓝如洗,干净得不能再干净了。心想,这也算个好预兆了吧。

出城之后,远远可见山坡上的军营大帐,虽说只是那么一个小小的影子,但也足以让孟夕岚松一口气。

身后的竹露竹青和高福利也跟着望过去,眼中很是茫然。

一路上,孟夕岚几乎没怎么说话,除了闭目养神,便是抬头看天。她想要自己心冷静下来,然后打起精神来好好思考。

为了营地的衣食用度,城中每天都会派一对车马为他们用送物资和药材,但除此之外,不许任何人擅自靠近,除非有宫中的腰牌。

孟夕岚的腰牌是太后娘娘亲赏的,自然非同小可。

侍卫军立马通报上去,周佑麟病倒之后,孟正禄临危受命,暂管帐中一切大小事宜。晨起时,他发现自己有点咳嗽,不禁心生不妙。

这会,他看见太后娘娘的腰牌,顿时心中一震。他早知自己的女儿孟夕岚因为被太后宠爱而受封为“文宁公主”,这样天大的喜事,他自然觉得高兴,只觉女儿能有这样的造化,都是孟家祖上有功修来的。

只是,当孟夕岚真真出现他的面前时,他心中且惊且怒,抬起的巴掌,还未落下,便被孟夕照硬生生地拦了下来。

“父亲……”

从小到大,父亲从未碰过妹妹半根汗毛,甚至是连句重话都没有说过。

孟夕岚不等父兄责备,先行跪下来认错:“女儿独断独行,还望父兄原谅。”

孟正禄微微红了眼眶,却还是沉声道:“糊涂!wo没有你这样糊涂的女儿!你走,你马上给wo走,马上给wo回宫去!”

竹露和竹青闻言,也跟着一起跪下,帮着主子说话:“老爷……小姐她不容易啊。小姐为了来见老爷和少爷们,可是在太后跟前以死相逼,才能出宫来的。老爷……小姐把宫里最好的太医都带出来了!”

孟正禄听得身形微晃,忽地背过身去,不再说话。

孟夕照伸手把孟夕岚扶了起来:“傻妹妹,你在宫里要什么有什么,干嘛要过来?”

孟夕岚语气低沉:“wo不能不来,如今宫里宫外充满算计,四皇子如今身患恶疾,最是无助,他的安危也事关孟家的安危,wo不能让你们毫无防备地被人给算计了。”

孟夕照知道她是个有打算的,今时今日出现在这里,绝对不会是一时冲动。

“哥哥,嫂子顺利生产,给咱们孟家添了一个儿子。孩子很健康,也很可爱,家里人一直等着父亲和哥哥们回去给孩子起名呢,wo擅自做主给孩子起个了个乳名,叫“云哥儿”。”

“云哥儿……”孟夕照念这三个字的时候,眼中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光泽,那是初为人父的喜悦和满足。“平安就好。”

孟夕岚看着父亲的背影,又看了看大哥略显憔悴的脸,不禁问道:“二哥哥呢?”

孟夕照闻言,脸上刚刚浮现出来的那一点点喜悦,瞬间被一股深深地忧伤所取代。“夕然病了,四殿下一病不起之后,他一直陪侍在身边,结果也……”

这疫情来势汹汹,病的人也是越来越多,而且,大家只能被隔离在一起,无人护理,也无人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