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真相大白 一

作品:《帝业凤华

屋子里明明烧着暖炉,但还是不够暖和似的,望着周俪儿那张恶毒的脸,孟夕岚的后背泛起丝丝寒意。

那寒意不是来自恐惧,而是来自对人心的绝望。

若不是因为有前世的记忆在,孟夕岚很难去相信,居然有人会为了闹脾气没面子而去伤害一个人的生命。但是,现在的她,早已了解到人性的阴暗面到底有多么地龌蹉和不堪。

嫉妒和怨恨的力量,有时候可以让一个人变成疯子,或是傻子。

“你是什么意思?”孟夕岚保持着一贯的冷静,仿佛自己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周俪儿看了一眼孟夕岚,又是一笑:“看来wo高估你了,孟夕岚。你就没想过你为什么会病得这么半死不活吗?严重到,居然连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束手无策。”说起这些,她的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孟夕岚佯作不解地抬起头,神情困惑道:“太医说wo只是伤风……”

“哈,是吗?”那份得逞的快感,让周俪儿的心情无比兴奋,平时总是自视甚高的孟夕岚也会有这么愚蠢的时候,八成是脑子也跟着一起坏掉了。

孟夕岚故意轻咳一声,用手扶了扶额:“wo真的很不舒服,你到底想说什么?”

竹这会儿,露和竹青的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周俪儿到底会说什么?她最好把一切都说出来,最好现在小利子已经把孔嬷嬷带到窗口边上,那样就万事大吉了。

周俪儿走到暖炉前烤了烤手,望着自己鲜红的指甲,仿佛自言自语一般:“为了看你这副倒霉相,本郡主还真是费了不少力气呢。长这么大,wo还是头一回为别人这么费心思,那件可以杀人于无形的宝贝,花了本郡主多少的银子吗?哼,孟夕岚,你该知足了,因为你的贱命根本值不了那么多钱。”

孟夕岚抓住机会,追问下去:“什么宝贝?”

周俪儿依然看着面前的暖炉,“wo派人往你的炉子里加了点东西,专门为你准备的。只要每次放那么一点点,你就会知道它的厉害。”说完,她随意地指指竹露:“喏,wo吩咐的人就是她。”

竹露闻言骇然,瞪大双眼,连连摆手。这又是哪一出儿啊。

孟夕岚眉头紧蹙:“不可能,wo身边的人从来不会背叛wo。”

她这样近乎自信的语气,不禁让周俪儿心生反感。“是吗?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凭着皇祖母给你几张好脸儿看,你就了不起了?哼!你不过就是个奴才,供人解闷的贱婢!wo是郡主,而你只是贱婢,你觉得她们最后会选择听谁的?”

她说的话甚是难听,惹得竹露听不下去了,她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正欲开口,却被孟夕岚拽住了手。

“wo是没什么了不起的,可wo最起码还有做人该有德行和理智。所以,是你故意害wo的?”孟夕岚不想跟她多费口舌,索性直奔主题。

她的声音有点大,不像是个真正的病人。

不过,周俪儿并未意识到这一点,她还沉浸在自己的得意之中,她转过身来,眼中闪烁着阴狠的冷芒:“wo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孟夕岚你的命,本郡主要定了。”

此话一出,孟夕岚的第一反应不是急着动怒,而是用余光瞥了眼窗外。外面有模糊的影子在动,而她知道今天没有风。

高福利原本是跟在孔嬷嬷身后的,就快要到了的时候,他忽然上前几步,超过孔嬷嬷,走到窗户跟前,对她招了招手:“嬷嬷,郡主正在说话呢。”

其实,他什么都没听见,只是想把她引过来而已。

孔嬷嬷见他还敢听墙角,立刻走过去想要制止他,谁知,屋内的说话声正好传了出来。

“所以,是你故意害的wo?”

……

“孟夕岚你的命,本郡主要定了。”

……

孔嬷嬷听得心中一骇,脚下踉跄了一步,忙望向高福利,压低声音道:“你守在这里,别让里面真出了什么事。wo这就去找太后娘娘……”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她是没能力再管了,只有太后可以定夺做主。

高福利闻言暗暗松了口气,忙点一点头。

此时此刻,孟夕岚和周俪儿之间的气氛紧张而诡异。

孟夕岚抬眸,仔细地看着面前的周俪儿,她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却已经彻彻底底地被宠坏了,从皮肉血脉一直坏到骨子里,几乎坏透了。

周俪儿正等着她有所发作,等着看她或是害怕,或是慌张,又是恐惧地大吼大叫。可偏偏,孟夕岚的脸上出奇的平静,一点情绪都没有,像是无波无澜的水面。

怎么回事儿?这丫头是不怕死,还是被吓傻了?

半响,孟夕岚终于开了口:“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就为了图一时的痛快而背上一条人命,这不值得。”

周俪儿万万没想到,她居然回了自己这样一句话。“还有闲情逸致装清高呢?真是恶心到家了。”

“是啊,指望你这样的人明白,活着是多么不容易的事,简直比登天还难。”孟夕岚拿开自己身后的软枕头,直接躺回到了床上,竹露见状,忙拉着竹青护在她的身边。

周俪儿望着她躺下的背影,有些发懵了。

她这算是什么意思?

“既然,郡主殿下这么恨wo,那就就请回去“静候佳音”吧。如果哪天wo死了,你一定会知道的。”

孟夕岚自顾自地闭目养神,再不理会身后已经气到发狂的周俪儿:“孟夕岚你就乖乖等死吧,哼,wo看你还能得意几天!”

周俪儿愤然转身,谁知,身后等待她的,却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这一巴掌,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似乎用很大的劲儿。

太后第一次对着周俪儿挥起了巴掌,手中常年捻在佛珠串也被一起打坏,佛珠“哗啦啦”地散了一地,引得一室惊心。

孟夕岚听到声响,却没有动弹,跟着便听到太后颤抖着声线道:“你这个孽障!糊涂的孽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