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作品:《帝业凤华

这一个月多来,孟夕岚终于睡了一晚好觉。

晨起的时候,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透着股溢于言表的欢喜。

请安的时候,太后稍稍交代了她几句,无非就是让她照顾好周佑宁,莫要顺着她的性子,由着她任性。

周佑宁闻言直嘟嘴:“皇祖母,您又唠叨起来了。”

说话间,吕公公笑呵呵地进来通报说:“四殿下给您请安来了。”

太后微微挑眉,只觉难得。

见他进来了,孟夕岚忙起身拜了拜,然后站在了一旁。

周佑麟先是对着太后行了一礼,又扭头看看她和周佑宁,只见两个人都是神采奕奕的模样,仿佛遇到了什么好事。

太后对着孟夕岚道:“你们准备好了,就早些出发吧。”

不过就半天的光景,

周佑宁答应了一声,牵住孟夕岚的手,“姐姐,咱们走吧。”

周佑麟问她:“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周佑宁笑眯眯地回道:“去孟姐姐家玩。”

周佑麟看向孟夕岚,心想,难怪她今儿看起来这么高兴。

孟夕岚没有和周佑麟对视,只是和周佑宁一起缓步出了慈宁宫。

待她们走后,太后望着周佑麟温和道:“今儿你怎么得空过来?你父皇不是让你帮着处理常州赈灾的事情吗?”

九位皇子之中,除了太子之外,只有周佑麟可以参与政事。

周佑麟正色道:“孙儿是为了太子哥哥的事情来的。”

“哦?”太后拿着茶的手一顿,看了看周佑麟说道:“你说吧。”

“二哥之前被人下了毒,差点送命。那下毒的奴才虽然咬舌自尽死了,可这背后的阴谋还没有查清楚呢……所以,孙儿觉得这件事不能耽搁,要早点查个明白清楚才行。”

他很在意这件事,但并非因为关心太子的安危,而是担心他死不成……母妃和他说过,这件事情不对头。

太后微微沉吟:“难为你这么有心了……不过这件事,未必有你想得那么复杂。那太监已死,身上的线索也断了。哀家自有安排,所以,你也不必多费事了。宫中出了这样难堪的事,还是低调处理的好。”

周佑麟闻此,明白太后是什么意思了,自是应下不提。

不过,心里却更加更加肯定母妃的想法,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

那下毒的人,不是为了杀死太子,而是为了要帮太子翻身。

周佑麟如此想着,眼波流转看了太后一眼,直觉这件事,八成和皇祖母脱不了干系。



出了宫门之后,孟夕岚掀起帘子,探头看向外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虽说只有一墙之隔,但宫外的空气,还是让孟夕岚甚为怀念。

周佑宁虽然也很兴奋,但到底是小孩心性,坐了没多久,就有点坐不住了。

她看着外面热闹的街道,眼馋得紧。

“岚姐姐,咱们下去看看么?”

孟夕岚摇头道:“再过一会儿就到了。街上人来人往,怕是不安全的。”说完,她又指了指马车旁随行的两队人马,他们都是大内侍卫,皆是一身便装,神情严肃地左右巡视。“而且,就算wo肯依你,他们也不肯啊。”

周佑宁轻叹一声,托腮趴在车窗边上,看着外面。

片刻,一声异常响亮地口哨声,引起了周佑宁的注意。

她探头出去,孟夕岚正要出声阻止,便听她一边招手一边高兴欢呼道:“四哥哥!”

四哥哥?!

孟夕岚眉心一跳,前倾身子,循着周佑宁的视线看去,果然看到车后有两人骑马而行,周佑麟穿着银鼠毛大氅,骑着枣红色大马,亦步亦趋地跟在马车后面,而在他身边,伴他随行的人,正是二哥孟夕然。

巧了!他刚刚不是去给太后请安了吗?怎么这会又出宫了。

不过能看到二哥孟夕然,还是孟夕岚心头一喜,她忙朝着二哥招了招手。

周佑麟和孟夕然策马赶上,来到马车边上。

“四哥哥,你要去哪儿啊?”周佑宁率先开口问道。

周佑麟抬起马鞭,指了指前方:“安国公府。”

孟夕岚闻言,抬眸和哥哥孟夕然对视一眼,只见他对自己微微点头,示意她不要担心。

周佑麟也扫了孟夕岚一眼,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不欢迎自己。

一行人等安国公府门口,门口候着的小厮,远远地看见了,连忙跑进去通报。

片刻的功夫,孟家上下,老老少少全都迎出来,站在门外恭候公主大驾光临。

孟老太太站在最前面,看着越行越近的车马,只听孟正禄在身后,轻呼一口气,提醒众人道:“骑枣红色马的人,乃是四皇子殿下。”

此言一出,孟家上下如临大敌般纷纷紧张起来。

孟老太太心中诧异,但也知道,这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

眼见孟家人如此阵仗,周佑麟望向孟夕然,淡淡一笑:“劳师动众的,何须如此阵仗。”

孟夕然微微低着头回话:“公主和殿下您身份尊贵,万万不能怠慢分毫。”

孟老太太率领一大家子人给周佑麟跪地请安,孟夕岚则是扶着周佑宁走下马车,望向祖母和父亲。

“快快起来吧。这么冷的天,不用这么多规矩。”周佑麟背着手,白净俊逸的脸上带着一丝平易近人的微笑,“wo只是正巧路过,想要进来找杯热热的茶喝。”

孟正禄拱拱手道:“四殿下大驾光临,臣这就命人备好香茗,殿下,请!公主,请!”

周佑麟位居上位,孟正禄和孟夕照分坐两侧,与他叙话。

备好的茶,乃是孟正禄最喜的上好碧螺春,杯盖一掀,满室清香,让人舒缓放松。

周佑宁坐马车坐了一路,这会儿已经坐不住了,孟夕岚只好带着她去看看自己的院子和闺房。

大房和二房的姐姐妹妹们也跟着一起过去了,人多也热闹点。乔惠云看着孟夕岚眼眶微红,脸上却是笑着,执了她的手,道:“你总算是回来了。”

听闻孟夕岚回来了,还带着公主殿下一起,近来备受冷待的孟夕岚,自然想要过去看看。

只是,等了半响,也没见有人传话让她过去。

她心里不甘,索性自己一个人偷偷过去。

她躲在院中的一角,听见有人过来便躲起来,抬眸看去,隐隐约约能见到众人簇拥着一个粉雕玉琢,如天仙人儿般的小姑娘。

那一定是公主殿下了……

忽然,她的眸光被一个熟悉的身影所吸引,她看见了孟夕岚。

一月未见,今时今日的孟夕岚和从前已经大有不同,平时一向最爱素净的她,如今却是戴宝配玉,满身华丽,全身明晃晃的,仿佛被拂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孟夕月直觉好刺眼,心里也跟着刺刺地疼,像是有人正在用细针用力地戳。

孟夕岚,你凭什么如此风光?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