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别一不小心成了靶子 二

作品:《帝业凤华

孟夕岚用尽全身的力气,撑起长长的弓,颤颤巍巍地放出一箭。

虽然,有哥哥孟夕然在身后扶着她的肩膀,帮她瞄准,最后,还是射偏脱靶了。

孟夕岚并不在意,微微而笑,转身望向周佑文扬一扬脸,问道:“这回,六殿下可满意了?”

周佑文倒不是真想让她出丑,只是想要逗逗四哥而已。谁知,这丫头不服软,一身的脾气。

周佑文鼓鼓掌,故意赞道:“不错不错,只是还需人好好调教一番。”

这“调教”二字,用的更为轻浮。

沉默寡言的周佑丰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幕,面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却狠狠地鄙夷了下周佑文。

这小子满嘴荒唐,不成体统,偏偏四哥却非要把他留在身边,真是奇了怪了。

孟夕岚对着周佑文轻轻一笑,跟着把长弓交回给哥哥,轻轻道:“看来,今儿wo来得不是时候……”

话才说到一半,周佑麟突然开了口:“老六,别闹腾了。骑马射箭,本就不是姑娘家该做的事情。今儿就到此为止吧,咱们进去喝点茶,暖和暖和。”

“是,遵命,四哥。”周佑文闻言,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周佑麟,显然又在合计什么鬼主意。

孟夕岚不想领周佑麟这份开解之情,只对着孟夕然道:“wo不能多留,只想和二哥哥说几句话。”

孟夕然看向周佑麟:“四殿下,容wo向您告一会儿的假。”

周佑麟眉角微动,见他们不肯进来,便道:“去吧。”

孟夕岚又对众人福了福身子,随着孟夕然缓缓行至到拱门外。

这下总算是清净了。

“哥哥冷了吧。”孟夕岚将竹露递来的手炉交给孟夕然。

“wo不冷。”孟夕然拍了拍她的手,有意安抚道:“六殿下这个人最喜欢捉弄人,你不要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孟夕岚目光沉了沉:“wo看,他的心里必定存了几分故意。”

“难为你了,不过没办法,谁让wo现在是四殿下的人。”孟夕然也不愿见她受委屈。

孟夕岚顿了片刻,压低声音问道:“二哥,你同wo讲一句实话。四殿下对你可否信任?”

孟夕然长眉一挑,随即点了下头:“当然,四殿下一直视wo为他的亲信。”

亲信……也对。每天要陪伴自己衣食住行的人,怎能不是亲信之人呢?

不过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谁也说不准。

“二哥,近来可见过父亲和大哥吗?”

“前天在早朝结束后,wo和大哥在雍和宫前说了几句话。你不用担心,家中一切都好。”

“其实,wo担心的不是家事,而是国事。”孟夕岚淡淡开口,语气格外地郑重。

孟夕然心中一动,立马明白了妹妹的意思。

这会儿,没有外人,孟夕岚索性说出自己心中的忧虑。

大势当前,选择一个新的皇位继承者,是谁都无法逃避的抉择。太子岌岌可危,朝中众臣早已开始未雨绸缪,就连那些曾经的太子党,如今也都找好了下一位主子。

孟夕岚很了解父亲孟正禄的性格,他为人耿直,但也性格固执。父亲一心一意只想为百姓谋福祉,最不愿意参加这些党派斗争,违背本心去算计陷害别人。

前世,父亲就是因为保持中立而险些被当成了活靶子。这一次,若想要稳中求胜,就必须要抢得先机,可这个先机是什么?孟夕岚也不好下定论。

眼下最好的选择,只有两个。

第一个,就是顺应多数的选择,支持最得人心的四皇子周佑麟。

第二个,就是支持嫡子,选择苏皇后所出的三皇子周佑平。

虽然七皇子周佑念,资质也不错,可惜年龄太小,尚不足以成势。

孟夕然没想到妹妹想得这么多,她从前是从来不会过问这些事的。想来,是因为进了宫,又在太后身边,耳濡目染,不得不想了。

“眼下,站在wo的立场来说,势必也要从皇后娘娘和宁妃娘娘中选择一个才行。”孟夕岚实话实话道。

当着自己哥哥的面,没什么好掩饰的。

孟夕然闻言微微一怔。的确,依着妹妹现在的处境来说,确实如此。

“你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孟夕岚面对哥哥关切的目光,忙摇摇头:“委屈倒是没有,只是感觉有些苗头,想未雨绸缪一下。”

苏皇后只有在太后跟前,才待她亲厚有加。至于,宁妃慕容巧似乎有意把她当成刺激皇后的筹码,想要在她的身上做文章……如此长久下去,自己保不齐也要卷入她们的斗争之中,沦为牺牲品。

孟夕然凝眉思量道:“这样吧。待到你出宫回家的日子,wo也抽空一起回去,到时候和父亲大哥好好商议一番,再做决定。这种关乎家族的大事,还是要由长辈们定夺才行。”

孟夕岚点点头:“wo知道了。二哥,你要提防六殿下!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越是话里有话,咱们越是要撇清自己的立场,别让有心人转了空子。”

孟夕岚早都觉得不对劲儿。

周佑文回回都敢这么胡言乱语,难道只是那副纨绔的性格所使然吗?想想每次最后都是周佑麟出言阻止,这兄弟俩一唱一和,必定是故意的。

孟夕然见妹妹一脸计较的表情,主动捏了一下她的手,重重地“嗯”了一声。

两个人低声地聊着,不敢耽误太久,只捡了最重要的话来说。

待孟夕然回去的时候,周佑麟茶杯里的茶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他抬头看了一下。只有孟夕然一个人,而他神色如常,瞧不出有什么端倪。

周佑文扬声道:“你妹妹呢?”

孟夕然正色道:“家妹回慈宁宫陪伴公主殿下去了。”

周佑文姿态慵懒地倚在靠背上,朝他笑道:“怎么不让她进来喝杯茶呢?”

说话间,小东子已经带人悄悄给主子们换了新茶。

孟夕然语气淡淡道:“宫规森严,于理不合。再说这里是四殿下的书房,家妹理应避嫌。”

周佑文闻言面露不悦,拿眼睛去瞄旁边的周佑麟,只见,他停下了吹拂茶叶的动作,抬头看向一脸正色的孟夕然,脸上出现点点耐人寻味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