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遇周世礼

作品:《帝业凤华

吕公公见孟夕岚对周佑宸起了注意,忙吩咐太监们把他带回长清宫。

“一点小事,不想惊动了姑娘,姑娘请吧。”

孟夕岚没有多嘴,乖乖地回到轿子里。

透过帘子的一角,她又向外望了一眼。

周佑宸踉踉跄跄地走着,亦同时转头看她,褐色眼眸微微闪烁,神情复杂,那不是一个疯孩子会有的眼神。

瞬间的凝视过后,孟夕岚深觉,这不是单纯地巧合,老天爷再给她启示……

周佑宸,她要好好记住这个人。

短暂的插曲过后,轿子一路到了慈宁宫。

孟夕岚静静地站在宫门外等候通报。

吕公公慢悠悠地踱了进去,须臾,弓着身子过来回话:“太后娘娘有旨,请姑娘进去说话,随行人等,暂留院中,稍后再做安置。”

竹露闻言,抬眸看了看孟夕岚,心中稍有不安。

她们是没资格进去的。

孟夕岚站在原地,低头整了整衣襟,抚了抚鬓角的碎发,有点紧张的样子。

其实,她在故意磨蹭一下。

算算时辰,应该就是这会儿……快到了……

果然,身后突然传来了通传声:“文郡王到……”

是他!

孟夕岚的呼吸一沉,痛苦的记忆,瞬间涌进脑海,又犹如闪电般惊鸿飞过,来去匆匆,令她心颤。

“奴才给王爷请安,王爷吉祥。”伴着那齐刷刷的请安,慈宁宫外瞬间跪倒了一片,只剩孟夕岚一个人没动。

竹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跪在地上扯扯她的裙角。

奇怪,小姐怎么突然愣神了。

方才,周世礼远远瞧见了轿子,原以为是哪家的官夫人,没想到,走下来的是一位窈窕少女。

她一直没有转身,他看不到容貌。

不过,光看背影,也足以令人产生遐思了。

“都起来吧。”

孟夕岚深吸一口气,故意半垂着眸子,盈盈转身行礼,道:“民女拜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她的声音很轻柔,又带着一丝恰当好处的羞怯,甚是悦耳。

周世礼见她,目光微微一凝,脸上漾起笑意:“这是谁家的玉人儿啊?起来吧。”

看她的打扮,应是官家女子,但是张生面孔,之前从没见过。

那小太监仔仔细细地回话道:“回王爷,这位户部侍郎孟大人的长女孟夕岚,孟姑娘。孟姑娘打从今儿起,就要留在宫中侍候公主殿下左右了。”

“原来如此。”周世礼对此事略有耳闻,又仔细打量她一番,眉头微挑,想起一事:“哦,你是孟夕然的妹妹?”

孟夕岚微微抬起头,故作些许惊讶地看着他,轻轻点头,“回王爷的话,民女正是。”

周世礼仍微笑:“你哥哥是夕然,你是夕兰……”停顿一下,问道:“你用的是哪一个“兰”字?”

“朝夕的夕,山岚的岚。”

“夕岚……天边宿鸟生归思,关外晴山满夕岚。真是好字!”周世礼薄唇轻启,饶有雅兴道。

孟夕岚嫣然一笑,眼底闪过一丝犀利的光芒。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相遇,同样的对话……

周世礼啊周世礼,前世这段孽缘毁了wo的全部,这一世,wo要让你生不如死!你给wo等着!

吕公公瞄了两人一眼,心思活泛地抿了抿嘴。

周世礼是皇上的堂弟,成亲王的嫡次子,因比长兄周世全晚两天出生,痛失世子之位,只能降等袭封为郡王。而这件事,一直是他心中最恨。

屋内熏着暖炉,隐隐还有檀香的清香气味。

太后娘娘高高在上,瞧着周世礼和孟夕岚一前一后地走进来,不觉微微挑了下眉。

“民女孟夕岚拜见太后娘娘!恭祝娘娘凤体安康,千岁千岁千千岁!”孟夕岚率先开了口,恭恭敬敬地对着太后,磕了三个头。

周世礼抖了抖一身风寒,也深深作了一个揖,道:“给太后娘娘请安,万福吉祥。”

“都起来吧。”太后娘娘转着手中的红珊瑚佛珠,笑盈盈的说道。

孟夕岚依言起身,垂眸敛目,乖巧而立。

太后细细审视着面前的孟夕岚,心情甚好。

半个月的功夫没见,看着越发水灵了。

打从第一眼起,她就喜欢她,瞧着那眉眼,那神态,真真和当年的长乐一模一样。

孟夕岚没有抬头,也知道太后娘娘正在打量自己,揣度着她在想些什么。

“来的路上,还顺利吗?”

“托太后娘娘的福,一切都很顺利。”孟夕岚没提起,在甬道上遇见周佑宸的事。

太后点一点头:“宫里虽然规矩多,但在哀家这里,你只管放宽心,就当做在自己家里一样。”

孟夕岚知道这些都是场面话,也开口回应道:“多谢太后慈爱,民女能有幸进宫常伴公主殿下,这都是太后娘娘的恩赏,民女无以为报,只有尽心尽力照顾公主殿下,不让娘娘失望……”

果然是个懂事的。周世礼转眸看去,她年纪还小儿,却已初见风范,行事规规矩矩,如此赏心悦目,真是对他的胃口。

太后娘娘满意地点了点头,准了他们落座,宫女们也送了茶上来。

“世礼啊,今儿不用上朝吗?这个时辰就过来请安?”

周世礼低一低头,淡淡道:“回娘娘,皇兄今日没有上早朝。”

太后听了这话,神情微微一凝,心中颇为不悦。

连续三日不上早朝,真是不像话!

不过,她还是笑着对周世礼,说道:“既然不用上朝,回去养养精神,好做正事。”

周世礼起身恭顺道:“给娘娘请安尽孝,也是微臣的正事。”

听到这里,孟夕岚心头一阵冷笑。

什么尽孝?不过都是他的算计罢了。

太后娘娘,乃是先祖顺仁帝的第三位皇后,并非是皇上的生母。

当今皇上性情寡淡,对于周世礼这个可有可无的堂弟,更是从未放在心上。所以,周世礼起了主意,与其,做个不起眼的多事兄弟,不如全心全意地当个孝顺儿子。

他凭着在太后娘娘跟前,经营出来的这份脸面,才能在宫里宫外混出点人脉。

“呵呵呵,皇祖母,宁儿来了。”伴着一个清亮的笑声,一个满身红彤彤的少女颠颠地从外面跑了进来。

“公主殿下……”身后追来的嬷嬷和宫女,神情惶恐,急得满头是汗。

内侍的宫人们没露出意外的表情,似乎早已习惯了她这样的出场。

孟夕岚见状,赶紧跪地行礼,“民女参见公主殿下!”

周佑宁见有生人在,微微一怔,直接解开自己身上的猩红斗篷,丢给一旁的宫女,率先冲着太后请安。

太后笑容温和,招手把她叫来自己跟前,嗔道:“雪天路滑,还这么冒冒失失的。”

周佑宁撒娇的往太后身上靠了靠,乌溜溜的眼睛里带了丝兴味,自上而下的打量跪在地上的孟夕岚,“哦”了一声道:“老祖宗,这个姐姐真好看。”

孟夕岚淡淡跪着,没有回答,只听太后娘娘继续道:“那是孟家的女儿,以后是要在这宫里陪你作伴的人儿。”

周佑宁面露惊喜,急忙起身给太后行礼:“谢皇祖母成全,这世上,皇祖母您最疼wo了。”

太后不舍得让她跪着,让她过来自己跟前儿,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道:“油嘴滑舌,属你嘴甜。”

周佑宁主动伸手给孟夕岚:“你就是孟姐姐,以后有姐姐给wo作伴,wo就不会总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

孟夕岚用手去捧着她的手,抬眸望向周佑宁,含笑应道:“民女会好好照顾公主殿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