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1 侦迹

作品:《网游之王者再战

“wo讨厌雨天。”

蹲在靠近神山之巅附近的山头乱石内,托着脑袋的一名盗贼玩家半晌之后才将那略显厌倦的目光从眼前的偌大雨帘中收回:“让wo在这里放哨,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和生命。”

“那你想干嘛,出去淋雨?”由盗贼身后的黑暗中渐渐走出,另一名背着长剑的剑士玩家闻声发出了几声低笑:“不盼着下班也就算了,难道你还盼着真的有敌人来wo们这不成?”

“总比晃着脑袋在这里干等着强。”手中的匕首上下抛掷着,盗贼玩家发出了一声大大的哈欠:“真是的,都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难道就没有一个找到wo们的人吗?”

“得了吧你,真的有断家的人或者联盟排名前几位的家伙找上门来,叫苦的多半又是你了。”剑士玩家一脸鄙夷地回答道:“老老实实守在这里,别想着整那些花活,要是发现了有人来搞事,赶紧向上报告……呼。”

“遇到这种鬼天气,应该不会有人来搞事了吧。”

严肃的表情在对方直视着自己的视线里渐渐放松了少许,还待继续说话的剑士玩家一脸无奈地叹息出声:“从这个角度来说,下这么大的雨对wo们来说算是好事吧。”

“根据组织最近查询到的资料来看,这种天气在这座山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未等盗贼玩家出声回答,另一名走出山洞的魔法师玩家就伸着懒腰出现在了这两个人的面前:“现在整个巨大山体的各个地方正在出现不同程度的水土流失现象,下面的金属废墟和骨架正在越来越多地显现出来。”

“你的魔法阵布置完了么,‘夜枭’?”

“当然,不然wo们这几个前沿哨所,现在多半也已经沿着这些大雨汇集而成的河流一起冲下去了。”

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闭上眼睛沉默了一段时间的魔法师最终带着淡然的声音再度开了口:“不过这样一来,wo们所在的位置也会因为地形的变化而变得非常瞩目,各位还是先做好准备吧。”

“正好,闲得鸟儿都要生出来了!”扭着肩膀笑出了声,蹲在雨帘前方的盗贼玩家一脸自信地站了起来:“让他们来,上次那场大战没有分出的胜负,正好这一次可以分出来了呢!”

“给wo闭嘴。”回应他的则是剑士玩家一脸面无表情的模样:“那个营地正在以wo们无法遏制的速度扩张,实力也已经抵达到wo们完全无法正面对付的地步,在上面的计划和安排没有决定好之前,你还是给wo安心待在这里吧。”

“盟主和盟主夫人早就心知肚明了吧!他们计划的失败,还有所有人被那个该死的男人唬住的事情!”盗贼不满的表情与激动不已的动作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明显:“你们能咽的下这口气,wo可咽不下!都已经隐忍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难道又要让wo在他的面前低头认输,像以前那样耻辱地坐地等死?”

“你们不敢上的话,就让wo自己上好了。”比了比手中的匕首,盗贼玩家横着尖锐的冷光摆出了凶狠的模样:“若是那个男人真的敢用超出世界规则的方式,那wo就去请那两个检察官来,看他们——”

“所以说你只能当一个小小的哨兵啊,阿炳。”

带着叹息的一声低沉的评价回荡在这片不大不小的隐蔽洞穴内,那直视着盗贼的魔法师玩家也渐渐地板起了自己的面色:“先前高层剥夺你队长职责的时候,wo们‘独狼’小队的人还觉得有些惋惜,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你不会真的以为,那个男人现在还在以wo们所认知的方式在战斗吧?”望着一脸不服气的盗贼玩家,魔法师摆着宽大的袍袖与精致的魔法杖迈开了自己的脚步:“虽然wo们没有与那个男人实际接触过,不过他现在所拥有的力量,并不是wo们所认知的那些。”

“没错,这件事wo们是最有发言权的。”抱着双臂站在一边,一直没再出声的剑士玩家也跟着撇了撇自己的嘴巴:“曾经大闹过三年前职业界的那场震动,实际查出来的证据和范例并非wo们想象中的那么多,以你wo的实力,恐怕也逼不出他用‘那些技巧’来对付wo们。”

“更何况现在他的身边也开始聚集起别的生力军。”最后看了盗贼玩家一眼,魔法师玩家转身向着洞穴内走去:“先前的战斗结果对wo们这一方来说也未必不算好事,至少能让失去了神山控制权的盟主和其他高层清醒地认识到wo们彼此之间的实力对比,不要再抱着狂妄和过于自信的态度来行动……狼,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这个问题你还是问阿炳吧。”转头望了盗贼玩家一眼,被称作“狼”的剑士玩家抱着双臂转过了身:“不过根据wo留守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来看,wo们这个地方应该暂时是安全的。”

“都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居然一直没有发现此处,简直就是连wo自己都不相信的奇迹啊。”摇了摇自己的头,魔法师玩家的手中仿佛开始有光芒在闪动:“其他的行会势力也就算了,他们前来此地的目的也不全是为了支援紫罗兰一方,不过——”

“大概是因为那个男人自己也没有想要把wo们揪出来的打算吧。”代替自己的队友说出了这句话,用手抵着下巴的剑士发出了一声冷哼:“明明是他们把wo们从神山之巅打下来的,他怎么可能不回头来这个地方看一看?这还是那个曾经被称为神的男人的游戏意识么?”

“……另外两个支点也没有任何动静吗?”

“‘尾狐’和‘胖鼠’?有动静wo早就告诉你了,毕竟你才是前哨的中心,‘暗影遮蔽法阵’也是以你和这里作为阵眼来打造,虽然时间上有些过于仓促……”

“wo也不是吃素的,上一次遇到的那个符文给了wo很大的启发,原本需要50点智力才能使用的七级以上的魔法,若是使用合理的方式进行拆分和组合的话——”

[page]

“wo说你们两个。”

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在了这两个商量着逐渐走向洞穴深处的玩家耳边,与之相伴的还有那名再度被丢在此地的盗贼玩家满是戾气的脸:“你们就这么把wo丢在这儿了?”

“换班时间还没到,wo也不好意思提前代替你的职责啊。”相互之间对视了一眼,剑士玩家作势侧过了自己的头:“不然呢,你该不会脆弱到还需要wo们来陪着站岗放哨的地步吧?”

“你们他x——”不由自主地爆出了一句粗口,被称作阿炳的盗贼玩家比划着手中的匕首迈出了一步:“先前说了那么多对wo不敬的话,难道就这么一走了之?”

“……在想要发泄你自己的脾气之前,你最好先想清楚你现在的身份和立场。”撇着嘴巴沉默了片刻,剑士玩家皱起的眼眉也渐渐沉了下来:“wo是‘独狼’,是‘战狼’小队的队长,而你是刚刚被下放到wo手上的组员,若是你不愿意听wo的话,或者对组织的安排有意见,你最好是——”

未说完的警告停滞在了半空中,与之相伴的还有这两名洞穴内的玩家齐齐露出的惊愕表情,被这两个相同的表情所迷惑的盗贼玩家随后也反应了过来,猛然回身举起了手中的武器:“谁?”

“……”

被魔法的力量和各类金属废墟支在山峰顶端区域的乱石间,一道带着翅膀的天使身影静静地漂浮在雾色与灰色相连的连天雨幕内,被大雨所拍打的修长双翼此时也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所支撑,与黑铁金属铠甲覆盖全身的形象一起在被直视的三个人眼中反射着令人心悸的明亮冷光:“这是——”

“什么嘛,这不是wo们的高阶守护者嘛。”紧张起来的神经迅速放松下来,被称作阿炳的盗贼握着匕首警戒起来的姿势也缓缓放下了:“wo就说wo们的这个被隐蔽魔法笼罩的哨所,不可能被人这么近距离发现而不被察觉,结果是自己人——”

“狼噬斩!”

响亮的大喝声伴着一道飞起的剑光由盗贼玩家的耳边一闪而过,位于他身后的另外两名玩家却是已经率先发动了各自的攻击:“你这个笨蛋!它根本就不在罗德里·戈阿德的控制之下!”

“这个天使不是wo们的人!”

同样发出了一声怒吼的魔法师玩家已然将自己的魔法攻击闪落到了那道金属身躯的面前,明亮而又刺眼的电光也在那道漂浮身影以及周围的大雨中不停缠绕闪烁,看上去丝毫没有受到损伤的双翼天使随后也无视了劈斩到自己身上的剑光,带着留刻到自己身上的浅浅痕迹消失在了原地:“发现目标,执行第二指令。”

“快,快拦住它——不对!”各自竖起了自己蓄势待发的下一波攻击,两个重新冲到悬崖边缘的玩家左右四顾的视线也开始在滂沱的大雨中不断巡视:“它,它飞到哪里去了?”

“启动防御魔法阵!刚才的攻击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另外两个哨点呢?快通知他们——等等,wo看到它了。”

“……什么时候跑到这么远的地方的?”

望着那道金属身影隐约呈现在雨幕深处、还在逐渐远离的隐约轮廓,一直保持着自己下一步施法动作的魔法师带着一声叹息缓缓站直了自己的身体:“这么干脆利落地撤退也就算了,居然可以在这种天气下行动自如……啧。”

“所以wo讨厌雨天啊。”

***********************************

持续了数日的大雨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一直以来停止了苦力工作而躲在营地里庆祝的各大行会玩家们也逐渐放下了各自的轻松心态,他们观察着营地的四周出现的地形变化不停窃窃私语,那听着上层队长与行会会长指令的神经也开始变得紧张了起来。同样停下了防御魔法阵的修复,静静待在其中一座帐篷内的段青却是带着优哉游哉的表情惬意地躺在崎岖不平的碎石与泥土上,直到来自外面雨幕中的一声足以惊动整个营地的呼啸响起在耳边的时候,他才扳着自己略显僵硬的后背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好像真的有回音了呢。”

“大叔!大叔!你说的那个东西还真的出现了呢!”拨开了段青眼前的帐篷门帘大叫出声,全身被火焰结界所包裹的千指鹤此时也带着灼热的白雾蹦跳到了段青的面前:“好大的一个金属人偶啊!你,你是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厉害的道具的?”

“别乱说话,这东西可不属于wo。”依旧伸展着自己的懒腰,段青用懒洋洋的声音回应着千指鹤的兴奋之情:“wo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拿过去‘借用’一下是吧?劝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

“那,那这东西是谁的啊?”被戳穿了心思的绯红在脸上闪过了一瞬,背着双手扭捏着身躯的千指鹤依旧不离不弃地追问着:“难道是语殇姐姐的?”

“为什么就非得是某个玩家的所属物呢?”面无表情地将对方伸到自己面前的脑袋按了回去,段青脸上的轻松之色也逐渐收了起来:“能够绕过罗德里·戈阿德并自如地控制守护者单位,在这个世界里就算是顶尖级玩家也很难做到,wo这种什么努力都没有付出的人,可能就更没有资格拥有了。”

“大叔这是哪里的话!你可是很强的。”冲着对方比了比自己的大拇指,千指鹤的脸上依旧充满了少女的青春与活力:“不对,现在应该叫你老师才对,wo的符文魔法老师。”

“你还是留着这个称呼给薇尔莉特吧,wo怕她回头找wo的麻烦。”已经掀开了眼前的帐篷门帘,段青的眼前随后也出现了那道惊动整个营地、此时正静静半跪在雨幕之下的金属天使轮廓:“不过……没想到还真能靠着这个办法来发现他们的蛛丝马迹啊。”

“既然坐标位置已经到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