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 外甥过不去

    第八百五十六章外甥过不去

    进入晚宴的宴会厅,门口站着的是两个年轻人,一个戴着眼镜的,一个是素面朝天的,两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站在门口接待来到晚宴的客人。

    安然看到门口那个人的时候,第一眼是意外的,安然认识门口不戴眼镜的人,曾在小神龙的坟前见过,哭的死去活来的那个人就是这个人,他叫程浩,安然还是有印象的。

    程浩也记得安然,所以看到安然的时候,程浩走了两步立刻到了安然面前,伸出手给安然:“安姐。”

    安然愣了一下,注视着笑面迎来的程浩有些出神,过了那么一会,安然才把手给了程浩,程浩笑得很灿烂:“很多年没见了,安姐还好么?”

    安然笑了笑:“还好,你呢?好么?”

    程浩笑了笑:“现在这样吧,帮着杰哥张罗张罗,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就回到围村那边了,现在我是围村的村委主任。”

    安然毫不意外的看着程浩:“围村都快要赶上京城大了,你这个围村的村主任,如同是半个京城的市长了。”

    “那可不是。”

    程浩说话的时候还是有分寸的,说起话他能游刃有余的,也都是沈云杰走到哪里都喜欢把程浩带上,而程浩也是继小神龙之后沈云杰身边最看重的人,所以他才有今天的这个地位。

    “我们进去了,我坐在哪里?”

    安然询问,程浩在身上拿出了一个花环出来,把花环交给安然:“安姐,杰哥特别交代了,这是给你的,你是今晚的特别嘉宾,所以早早的叫我准备了。”

    安然看着白玫瑰的花环有些意外,但既然是沈云杰给她的,安然接过来戴在了手腕上面。

    安然不等进去,程浩看向陆婉柔,说道:“嫂子来了。”

    陆婉柔不是第一次见到程浩了,以前也见过程浩,因为见过,所以程浩总是和她说话,而且开口叫她嫂子,为了这件事情,陆婉柔也是不止一次说话,即便是看在小神龙的面子上面,也说不过去,毕竟她和小神龙是真的没有什么。

    即便是当初,沈云杰为了景云端假装要做些什么,那也都是权宜之计,并没有真的什么事情发生。

    但是程浩却当真了,把她当成了小神龙的妻子。

    “小心点,难道沈云杰就是这么教你的?”景云哲的脸色一沉,从后面走上来,搂住陆婉柔的腰身,深沉的眸子泛起凶光,陆婉柔抬头看着景云哲:“你干什么?”

    景云哲本来是很怒,但是一听见陆婉柔的声音,立刻缓和了脸色:“没什么。”

    就像是老虎变成了小花猫一样,忽然间就不凶了。

    而对面的程浩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肆无忌惮。

    程浩并不在乎景云哲,对于景云哲这种人,最多不过一个死字,程浩不相信景云哲能把他给弄死。

    就看他不让杰哥和云端在一起的这件事情,他就一百个不满意景云哲,至于景云哲他自己,早就看程浩不顺眼了,但是他在陆婉柔的淫威下面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满意。

    小神龙已经死了,如果他在对程浩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后果想必不会太好。

    “嫂子,这是杰哥和嫂子给你的,你带着吧。”

    程浩把另外一个花环给了陆婉柔,是天堂鸟的手环,陆婉柔并没有在意什么,但是景云哲的脸色并不好看。

    他知道,天堂鸟是小神龙喜欢的花,看见过小神龙坟前就有这种花。

    沈云杰还没有这么多的无聊时间。

    景云哲沉着脸,跟着陆婉柔和安然她们进去,看到了座位的号码,走了过去。

    桌子就在前面,他们只要过去就能看见自己的位子,安然和陆婉柔走到桌子面前,阮惊云和景云哲分别把椅子拉开,等两个人坐下了,两人才一边一个人相继坐下。

    而此时,安然才观察到,今天邀请过来的人很多,看桌上的名字安然也认识几个,非富即贵。

    他们同桌的还有其他的一些人,不过安然并不认识。

    一共是三张桌子,每张桌能坐下二十人左右,是大桌子了。

    而这边陆续有人已经到场了。

    有人看到阮惊云坐在安然这边,主动上前来和阮惊云他们打招呼,但阮惊云的话不多,毕竟是不经常露面的人,而且今年开始,阮惊云谢绝了任何的公众活动,几乎没有人能请得动他,所以很多人都以为阮惊云是去年年底的十佳青年评选影响了他,令他一蹶不振了。

    更有人因为在这里见到了阮惊云而感到了意外,他们是完全没有想到,沈云杰这次竞选市长成功,阮惊云会到场。

    特别是景云哲也带着陆婉柔到场的事情,更是成了不少人的一个意外。

    几乎所有人都是知道的,景家是不支持沈云杰上位做这个市长的,不但不支持,而且还控制了不少的人,在竞选市长的时候,景家的态度始终很坚决,不会支持沈云杰上位做京城的市长。

    有人看到景云哲,开始交头接耳。

    “那不是景云哲么?”

    有人在背后议论,景云哲交叠着腿安静的坐在那里,听着陆婉柔和安然聊天。

    “沈云杰明着说是为了围村和京城之间的协调才来的,可是谁知道呢,沈云杰和景云哲的妹妹有两个孩子,现在孩子都几岁了,但是景家一直养着,沈云杰来这边保不齐就是为了孩子呢?”

    “那景家怎么还反对沈云杰来京城,肥水不流外人田,他们景家如果黑白两道都占了,那不是要只手遮天了。”

    “那谁知道,这事不好说,都说景家不支持,可是沈云杰还是做了市长,也许人家根本不用景家的支持呢?

    更何况,景云哲现在不是来了。

    俗语说,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或许景家就是为了试探大家的呢?”

    给大家这么一说,都觉得有道理,特别是一传十十传百之后。

    景云哲也不是没听到别人都说什么,但就是因为听说了,心里才不痛快。

    他不来,不给面子,两个外甥那边也说不过去,到底是亲生父亲。

    而且云端和沈云杰住在家里,每天两个外甥都问做了市长要干什么,云端早上就告诉两个孩子了,今天邀请他和柔儿来吃饭,如果不来的话,两个孩子面前景云哲也说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