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8章 他与伦比,你独一无二 2

    相宜抱着西遇,一边委委屈屈的叫着“哥哥”,一边嚎啕大哭。

    陆薄言和苏简安一直只是围观。

    这是苏简安的主意。

    苏简安觉得,她和陆薄言可以给西遇和相宜生命,但是不能陪着他们走完一生。

    庆幸的是,他们兄妹可以永远陪伴在彼此身边。

    所以,让他们从小就培养感情,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过了好一会,相宜才停下来,拉着西遇陪她一起玩布娃娃。

    实际上,西遇对毛茸茸粉嫩嫩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兴趣,苏简安以为他会拒绝,可是小家伙竟然很有耐心的陪着相宜玩。

    血缘和亲情,果然是很奇妙的东西。

    到了要睡觉的时候,相宜说什么都不肯回儿童房,硬是赖在陆薄言和苏简安身上。

    陆薄言当然知道小家伙的心思,也没办法,只能把小家伙抱回房间,放到床上。

    相宜计划得逞,开心的在大床上翻来滚去,哈哈直笑。

    苏简安无奈的先去洗澡了,把两个小家伙交给陆薄言照顾。

    陆薄言并不打算管着两个小家伙,只是靠着床头,看着他们。

    西遇和相宜出生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他的生活可以变成这个样子。

    不过,不能否认,这样的日子,才让他体会到了真正的“生活”。

    如果可以,他希望穆司爵也可以有同样的体会。

    但是,许佑宁的手术结果,还是个未知数。

    相宜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陆薄言,似乎能看出陆薄言走神了,爬过来,直接抱住陆薄言的脖子,软萌软萌的叫了一声:“爸爸……”

    “嗯。”陆薄言回过神,顺势抱住小家伙,轻声哄着她,“乖,睡觉。”

    相宜揉了揉眼睛,西遇也很配合的打了个呵欠,有些睡眼朦胧的看着陆薄言。

    陆薄言笑了笑,朝着小西遇伸出手:“过来。”

    小西遇一歪一扭的走过来,直接趴到陆薄言腿上,闭上了眼睛。

    苏简安洗完澡出来,才发现两个小家伙都已经睡着了。

    哎,这么看,陆薄言还是很会带孩子的嘛!

    不过,苏简安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西遇和相宜虽然都睡着了,但是,相宜被陆薄言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小姑娘一脸满足,睡得也十分香甜。

    相较之下,西遇就随意多了。

    小西遇是趴在陆薄言腿上睡着的,身上只盖着一张毯子。

    如果说相宜是亲生的,那么西遇,活生生就是被抱养的。

    好在这并不影响西遇睡得很香。

    苏简安走过来,轻轻抱起小西遇,看着陆薄言问:“把他们抱回去,还是让他们在这儿睡?”

    陆薄言当然很愿意让两个小家伙留在这儿睡。

    但是,这样下去,两个小家伙会养成很不好的习惯。

    苏简安见陆薄言迟迟不出声,纳闷的问:“怎么了?”

    这么简单的事情,陆薄言根本没理由考虑这么久啊。

    “算了,”陆薄言说,“让他们在这儿睡。”

    这种时候,陪伴比什么都重要。

    至于其他的,陆薄言想,他暂时不用考虑。

    苏简安已经好几天没有和两个小家伙一起睡了,当然乐意,安置好西遇,接着示意陆薄言:“把相宜也放下来吧。”

    陆薄言把相宜放到床上,刚一松手,小相宜就“呜”了一声,在睡梦里哭着喊道:“爸爸……”

    他不敢再松手,把小家伙抱回怀里,无奈的看着苏简安。

    苏简安无力的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这会直接把相宜惯坏。

    她压低声音,说:“你轻一点,把她放下来,哭了也要放。”

    陆薄言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犹疑,不太确定的看着苏简安。

    苏简安语气坚定:“听我的,相信我。”

    西遇和相宜还没出生,唐玉兰就说,关于两个孩子该怎么管教的问题,她不插手,全听陆薄言和苏简安的。

    实际上,陆薄言也从来没有插手过,他一直都是交给苏简安决定。

    他相信苏简安可以带好两个孩子,所以,他听苏简安的。

    现在也一样。

    陆薄言点点头,轻轻放下相宜,不出所料,小家伙一碰到床就哭了,小手紧紧抓着陆陆薄言的衣服不肯放。

    苏简安适时的走过来,轻轻抚了抚小家伙的背,一边轻声说:“相宜乖,乖乖睡觉啊,爸爸在这儿,不会走的。”

    小家伙扁了扁嘴巴,“嗯嗯”了一声,这才松开陆薄言的衣服,慢慢陷入熟睡。

    陆薄言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稚嫩的小脸,替他们盖好被子,视线却始终没有从他们身上移开。

    苏简安一眼看穿陆薄言的若有所思,看着他问:“怎么了?”

    陆薄言转头看着苏简安,突然问:“我这段时间陪西遇和相宜的时间,是不是太少?”

    否则,相宜不会在睡梦中还紧紧抓着他的衣服,生怕他离开。

    苏简安当然不会说是。

    这种时候,她没有必要再增加陆薄言的负担。

    她走到陆薄言身边,挽住他的手,头靠到他的肩膀上,说:“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很忙。放心,我会照顾好西遇和相宜。”

    陆薄言亲了亲苏简安的额头:“辛苦了。”

    “还好,他们都很乖。”苏简安抬起头看着陆薄言,“不过,你明天有没有时间?佑宁后天就要做手术了,我想带西遇和相宜去医院看看她。”

    “好。”陆薄言说,“我陪你去。”

    “嗯!”苏简安抿着唇笑了笑,“那今天早点睡!”

    陆薄言伸出手,扣住苏简安的腰,不让她躺下去。

    撒娇一脸疑惑:“怎么了?已经很晚了啊。”

    “我还没洗澡。”陆薄言的语气听起来,并不单纯是字面上的意思。

    “……”苏简安意识到危险,整个人往被窝里缩,一边说,“你没洗澡,那你去啊,我……我又不会拦着你。”

    陆薄言当然看得出苏简安的逃避。

    但是,很多事情,不是苏简安想逃就能逃得掉的。

    他不再废话,直接抱起苏简安。

    “唔!”直到进了浴室,苏简安才反应过来,开始抗议,“薄言……唔……”

    下一秒,苏简安的声音就像被什么堵住了一下,只剩下一声含糊又轻微的抗议。

    再然后,一阵水声传出来。

    最后的最后,苏简安连抗议的声音都消失了……

    第二天,清晨。

    昨晚被折腾得死去活来,苏简安还没睡够,就感觉到一只温热的小手贴上她的脸颊,然后是西遇稚嫩的声音:“妈妈,饿饿……”

    小家伙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委屈。

    相宜也爬过来,摇晃着苏简安,重复哥哥的话:“妈妈,饿饿……”

    苏简安不醒也得醒了,但是,她还不想起床,干脆拉过被子蒙住头。

    她没想到,这一蒙,竟然把相宜吓坏了。

    相宜怔了一下,“哇”了一声,忙忙喊道:“妈妈!”声音听起来好像快要哭了,大概是不明白妈妈为什么突然不见了。

    苏简安很困,但还是一阵心软。

    两个小家伙还小,正式最需要她的时候,如果她突然消失不见,会对两个小家伙造成多大的冲击,可想而知。

    苏简安掀开被子,装作神神秘秘的样子露出脸,小相宜果然觉得苏简安是在和她玩游戏,终于破涕为笑,一把抱住苏简安:“妈妈!”

    “乖。”苏简安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看向西遇,“爸爸呢?”她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陆薄言不在房间。

    小西遇茫然四顾了一下,摇摇头,示意他也不知道爸爸在哪里。

    苏简安想了想,自言自语道:“可能是在工作吧。”

    西遇就像被“工作”两个字点醒了,翻身滑下床,迈着小长腿跑出去。

    他的目标很明确,直接推开书房的门,叫道:“爸爸!”

    陆薄言抬起头,就看见那个酷似自己的小家伙走了进来,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工作,笑了笑,朝着小家伙伸出手:“过来。”

    小西遇走过来,踮起脚尖看了看陆薄言的电脑屏幕,作势要趴到陆薄言身上。

    陆薄言顺势抱起小家伙,让他坐到他腿上,看着他:“妈妈呢?”

    “唔。”小西遇一双清澈稚嫩的眼睛看着陆薄言,伸手指了指外面,顺便拉了拉陆薄言。

    陆薄言很快就明白过来小家伙的意思:“你是不是要去找妈妈?”

    小西遇当然还不会回答,“唔”了声,又使劲拉了陆薄言一下。

    陆薄言笑了笑,合上电脑,抱着小家伙出去。

    苏简安正好抱着相宜从房间出来,看见陆薄言和西遇,笑了笑,说:“正好,下去吃早餐,吃完我们就去医院看佑宁。”

    相宜突然说:“姨姨?”

    苏简安没想到她家的小姑娘对许佑宁还有印象,意外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说:“没错,我们就是要去看佑宁阿姨!”

    “唔!”小相宜显然十分高兴,一边拍手一边叫着,“姨姨,姨姨!”

    吃完饭,苏简安收拾了一下两个小家伙的东西,带着他们出门,坐上车出发去医院。

    上车之后,西遇和相宜都很兴奋,看起来就像是要去旅游的样子。

    苏简安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说:“我突然有点羡慕他们了。”